日不落的世間合久必分

林月關

忽然陌生
如此
笛卡兒把思念切成格子
風笛和紅格子和空椅
離座了的微雨當天覆下又升起
朝陽
不落
如像霧幻蜉蝣又或是浮漚
影在春痕流過的水波
滴答滴答噗通噗通
吃下了那些流逝的
黃金時代
沒有約
也沒有約定
就再見了——啊!
不、
我從來只能仰望

所以你騎著藍色的馬馳騁遠去
連紙片都不留給這
六分之五的我
然後啊——

啊、吃掉了,就被吃掉了
融化成,透明度趨近於零
驟然霎眼突倏
連揮手的指尖都僅留眼底的光圈
暈在那消亡的檔案之中

(然後你把椅子,推回桌邊,談笑風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