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裡

哲一

興許,夢未完全碎掉。
千百場幻境相繼,只消一切默然正酣,
低眉頷首,避過本來的迴響。

無際無底,已是可以抖顫的理由。
原諒拳頭不長眼睛,涓滴不嫌杪小,
原諒誤植的情感至死沒有認知。
都會遇上一場結局,所在也昧沒荒老,
安然滌清,啞然地洗去。

不過是留念和積怨。舒一口氣
像淡淡一回天風,不再急疾如斯,
度過適宜惺忪來去的光景,度過待淹的水土,
或扎根而生,或散渙而終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