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酒面前

嚴瀚欽

至少在酒面前你我暫時可以
宣稱平等——那清醒時候從未擁有的均衡
一樣的天地搖晃一樣的杯子
一樣的冷風吹亂一樣的歷史
一樣的行人一樣前進,在一樣
彎曲的馬路、天橋、課堂
和海裏,於是
我們眩暈甚至
連眩暈都是一樣的

你我目睹一樣的雪堆填
在一樣蒼涼的海岸
一樣的果核生長一樣的禁忌
一樣的權力翻動一樣的書
一樣的方式書寫一樣的我們
一樣的我們一樣地議論著
然後呢?你我是否擁有
一樣的憤怒
投向一樣漆黑的彼岸

天地一朝,萬物須臾

消亡於我們而言一樣沉重
一樣的年輪碾過一樣的信仰
一樣的碎片重構一樣的虛無
然而這些年總該有些事物不盡相同
例如傻子
在不一樣的邊緣染患不一樣的疾病
渴望著一樣的黎明

喝醉了才會如此罷
總該有人是清醒的
例如詩人

一樣的詩人嘔吐一樣的文字
連血都是一樣的

2018.10.12凌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