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實

雪里

「妳不要再靠過來了。」
「我只是……只是想站在妳的背後……」赤坂奏說著,發覺自己的聲音非常壓抑,她不明白,本來是想好好說出口的,話語卻比戒指更緊更疼。

「妳這麼做,我也很傷腦筋啊!」圓遠轉身,身體半仰著笑了一下,那個相當放鬆的姿態,讓人覺得她好像身材纖細的瘦高少年。她走近赤坂奏,拉起她的手說,「自己的東西自己保管,不要讓別人白白領了去。不要看著別人,不要以為自己比貓更容易躲藏,我說的妳懂吧,要這個樣子。」少女的手抓著另一名少女的手,放在她自己的額頭上,閉上眼睛。

兩名少女都輕輕的閉上了眼睛。

奏的手被圓遠拉起碰觸自己的額頭,在那個瞬間,閉著眼睛的她,卻看見了熱帶魚群在白金色的光中悠游前進,快速地,沒有一點猶豫。然後她看見了貓躍下高臺,影子在光後面消失。她看見松鼠竄上樹,樹上的光又篩落。光,光,光。

「圓遠……妳知道我是不想離開妳的,讓我看到這些又能怎麼樣呢,妳以為我自己可以毫無猶豫嗎?這些漂亮的光,明朗的光,我沒辦法只靠自己找到啊……!」小奏反過來抓住圓遠的手指,溫度跟自己的一樣確切存在,她們是真實的人,是吧,不是天使吧。

山那邊的天使卻是,圓遠。

「妳真的是我的行走日記本欸,我真的不知道沒有妳我該怎麼辦,嘿,改次換我送妳,妳想要的東西。」
「行走日記本?不好!哪天妳要是追問自己什麼時候開始喜歡誰的音樂,像這種這麼重要的事情,不應該是由我來告訴妳哪。」神山圓遠搖搖手,跟赤坂奏一起走在無風的悶熱黃昏。

「聽妳說心事很開心,像這樣每隔一陣子點亮妳的內心,我也很高興,雖然妳很善良,可是其實有更多的人喜歡妳,妳不應該活得這麼渺小。」圓遠示意前面有碎小石子的步道,好幾十片落葉在上面,奏專挑有落葉的地方踩跳,像個孩子。
「行走日記本還可以挑書寫的人要怎麼活嗎?」奏燦然一笑。

「我是不知道妳怎麼想,可是我可是天使,山那邊來的。我發現妳跟我說的心事,跟別人以往常跟我說的都不一樣。妳的心靈很真摯,每一個人在跟天使說心事的時候,多少都會保留自己的形象中不好的那一面,可是妳對於妳自己的壞,能說給喜歡的人聽,就是這一點。」

奏沉默。

「再讓我點亮一次妳的內心吧。」

兩名少女雙眼緊閉,圓遠手中握著奏的手,輕輕抵著她的額頭。煙火。

「每次都讓我看見光。」奏嘀咕。
「看見光是天使要給妳的祝福。」圓遠笑著。

光在奏的心中迸發開來、灑落,每一個不安的鎖,被光的一發又一發的迸發,打落。

Dear奏

當妳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想必我已經離開妳了吧?妳知道每個天使將來要去的地方是哪裡嗎,是封存記憶與回憶的地方喔。每一句妳跟我說的心事絕不會是徒勞的傾訴,我在那裡穩穩的睡著,抱著妳的傷心跟苦惱,什麼時候妳想起它們了,我這邊的心事小玻璃珠子就會發光,我就知道是妳了。

為什麼要這樣呢,因為我已經收到妳要給我的東西了,就是妳所丟下而卻非常重要的東西。為了這個東西,我必須離開妳,以全身的力氣守護著它,等待著哪一天妳從我這邊取回去,因為是非常重要的東西,一定要想起來喔,找到了,天使就能與妳再度相見,為了妳。

                                                            圓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