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近況,是我看到的遠景

哲一

掰開熊貓眼後,說著
夜夜總睡得舒坦。
鼾聲刻意傳來,每雙耳朵
繼續靜聽,繼續無寐地度日。

鮮有一個人
面容安詳,一身體面而去。
骷髏,保住僅餘的腐肉尋求認同。
屍蟲奮起聚攏;猛禽,裹腹便頭也不回。

「退後點,再多一點。」
閉目相讓的界線給割得精準。
褪到了絕壁,都沒心思畏高恐低;
跳傘,最在乎安全降落。

半輩子環伺周全,
不敢凝神回眸哪怕短短一剎。
漫談,留待夢裡、留待蓋棺再徐徐醞釀。
時針不倦不返,缺了誰,不知道快慢多少 ……

1 則留言

  1. 這詩由虛偽談到自身的安危,再談到自己的欺騙。詩的第一節很好解,明明睜著的是熊貓眼,卻又說睡的很好。而鼻鼾聲是刻意傳來,說明是裝睡。最後一句,無寐地度日。第一節說的,由此至終,所描述的對象都只是在自我欺騙。
    第二節第一句說「鮮有」就點明了第一節所描述的對象是一般的尋常人,所以相反,很少有人可以像第二節所寫那樣可以「面容安詳、一身體面」地死去。相反,都像骷髏,抱住僅有的腐肉尋求認同。而屍蟲是奮起聚攏,骷髏和屍蟲都是聚在一起,要得到認同感。而猛禽,只為飽肚,求的是滿足自己的需求。這裡說的可能是三種不同的人。而這些人都沒有辦法體面地死去。
    第三節說的可能是底線的退讓。一直退讓,底線退到去絕壁就想如何安全降落。和上一節的人都一樣,都是想著自己,都是想要自保。最後一節,說這些人半輩子後,環顧自身,但不敢凝神,不敢集中,不敢認真,哪怕是一剎那都不可以。因為那樣就會知道自己的虛偽、自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