慣性

綺軒

人,沈默前行

心似城市承載道路
無法釐清季風走向
蜷縮的冬天,誰握著火把

接近天堂的陽光你知道溫度嗎
似貓的眼睛,誘惑著

.

逝去,如前行者

築起的護城河,摸過的磚
擁有冰冷卻不足抵擋
烽火漫天

誰問愛,誰又迷失在誰的臂膀
嚮往春暖的人,未必
心擁海

.

人,一貫地前行
說愛的人
在白雪紛飛的酒館,掩埋
心的跳動

輪回遊戲

林月關

0645 玩家801與被窩怪奮力搏鬥拉扯
   咒罵寒流之聲不絕,玩家801卒之慘勝
   再被冰水精靈攻擊,直取首級
   原地復活,玩家801倉皇逃離,彼時飢餓度100%
   NPC賣價值十個金幣的麵包,和二十金幣的傳送陣

(在清晨與薄霧之間 呼一口 再吸一口
人縫間透明玻璃上毛毛的指紋 和黏著了的油
睡眠社區醒來 窗外路線不變的風景)

1130 這個節點是最難破的,容易破功
   玩家801不斷儲存
   進度難能可貴,初級紅藥漸失回血功效
   高級紅藥撲熱息痛,給了支撐下去的好理由

(全球期貨交易額度第二高的 中樞神經興奮劑
每條血管沸騰哀嚎
噓!別吵!沒有任性的本錢)

1300 玩家801、玩家176、玩家2482和玩家536離開公會任務大廳
   玩家536提議燒烤豬便當
   玩家2482表示想享用九層塔車打薄餅
   已獲榮譽頭銜的玩家176一錘定音,去嘉露咖啡店填滿飢餓度
   其餘玩家只好跟隊,默默吸收錫紙包裝的不廉價快餐

(時間彷彿渡渡鳥:渡渡 渡渡 渡渡 渡渡……
虛與委蛇的那條蛇吐信 吐出一字一句
毫無意義拼湊交際)

1600 顯然而見,玩家801需要使用第二次高級紅藥
   無法安裝外掛系統。榮譽老玩家176:自由騎乘者拉怪開戰
   玩家801被動組隊參戰,小隊身負debuff瘋狂扣血
   終於完成對戰,玩家176獲得勝利經驗值升級,大呼過癮
   只剩血皮的玩家801再補一次回血紅藥

(行軍蟻推進 置身當然一員
拚命抬起微薄的砂糖狂奔
觸角分到一絲甜蜜 依然要貢獻)

1930 日常任務完結得尚早,玩家801拾到少量戰利品
   離開任務大廳攻打下一個副本,且戰且走。
   大量玩家躲入地底深處的傳送陣,以為自己是最後一個
   玩家9499是個新手,不懂灰色地帶,遺留在陣外
   傳送一個再載三個,玩家777是幸運和苗條的

(收了的街市寂靜漆黑 彷彿城市死掉的細胞
新陳代謝 所以再無運動
翌日復臨 又再重生)

綠紙

綠紙 綠紙 綠紙
有個人 不在寫信跟我說
我不在吃著綠色的紙
鏡子 綠紙 衛生紙 三個一塊錢
我拿起衛生紙捲成綠色的電風扇
誰拿了鏡子裡的三個選擇是一塊錢
紙寫著方向
不用面對善惡的分切
電風扇有插電正在轉

色與空

暮云

那深沉的鐘聲
是何種顏色

像水面
回以冉冉的
陽光的臉

那霧散了
帶著昨日而去的
那個夜晚

慢慢蒸發淡忘

一片醒來的雲天
和不斷擴充的空間

我投入人世間
游在翻滾的濤浪

我不斷投入染缸
連自己也變色了

此刻
我如同海面上的雲
以為自己是天空
遨遊的鳥

然而
我游來游去

除了
魚一般的呼吸
又有思維和情緒

我是色
像有著生命
延續視野

我是空
遠天與海洋

遊奧地利想起十九世紀二位知知的畫家

句芒

維也納是奧地利的首都,也是音樂大師莫扎特、勃拉姆斯、馬勒及舒伯特的故鄉。奧地利在十九世紀,出現了二位風格有點類似的著名藝術家—克里姆(Gustav Klimt 1862-1918)和 席勒(Egon Schiele 1890-1918)。克里姆比席勒年長28歲,他們同時在1918年逝世。論知名度,席勒萬萬比不上克里姆。

我漫步維也納的街頭,無論在售賣精品店或是大型的商舖以至路邊的攤販,都看見克里姆的藝術作品的商標印在名信片、水杯、花瓶及各種不同類型的器皿用具上。反之,席勒的作品就連最普遍的名信片上也找不到,真的相形失色了。話說席勒當年肄業的維也納當代藝術學院,倒有個趣聞:希特拉年輕時欲報考這間學院,可惜不被接納。希魔當不成藝術家卻成為一個邪惡的政治家。

席勒的畫,多是自畫像,他把人體強烈地扭曲及變形,去達到藝術的視覺感。他的畫就有點像現代的卡通漫畫的造型。可以這樣說,他是個絕對個人自由主義表達的藝術家。克里姆的畫,也多見於人像的,倆性之間的性愛及生與死的題材。他畫的人體也略似席勒的手法,不同的是,克里姆畫的人體的線條,蜿蜒流暢,衣著着色艷麗繽紛,喜用金、銀兩色,互相間格,閃閃生光,如片片金黃銀白在畫面上晃動,有中世紀歐洲宮廷高貴的味道。席勒的畫如啖橄欖,清淡甘香;克里姆的畫如啖蜜餞,濃郁醇厚,各有千秋!

放手

勞國安

升上大學後媽媽承諾不會再干涉雋毅的生活,但暗裡卻經常偷看他的Facebook,最近媽媽發現幾張他與同系的一位女孩的親密合照,懷疑兒子正在拍拖。

媽媽不敢向雋毅求證這件事,以免他又投訴她侵犯他的隱私,但種種跡象都顯示他正在談戀愛。他無緣無故傻笑、風騷地哼着歌兒、走路飄飄然像在雲端上漫步、外出前必定塗上古龍水,又不時檢查手機上的訊息。他比以前樂觀,縱使中美貿易戰拖垮全球經濟,仍對未來充滿希望。他更一反常態,二十年來首次收拾好床鋪才上學(照顧他多年的菲傭被這景象嚇得目瞪口呆)!

因為怕兒子吃虧,媽媽對這女孩展開深入調查。媽媽人脈廣,認識不少家長,很快便查到不少資料,更找來她中學的校刊。雖然不是就讀名校,但她的中學文憑試的成績相當不錯。她曾經是合唱團成員,亦是天文學會主席。至於家庭背景,只查到她來自小康之家,有一位哥哥,一家人住在黃大仙。雋毅的好友同樣考入香港大學,媽媽於是向他繼續打聽有關這個女孩的事,他說她經常留連圖書館,喜歡自拍(媽媽在她的Facebook上也看到很多selfie),常與雋毅走在一起,但不清楚二人的關係。

媽媽告訴爸爸一切。爸爸認為雋毅已是大學生,墮入愛河屬正常事,毋須大驚小怪。與異性約會總好過終日躲在家裡打機,況且戀愛不一定影響學業,處理得宜還能產生互相勉勵的作用。爸爸接着自吹自擂,說兒子遺傳了他的優良基因,長得俊俏,很容易吸引異性,又自誇年青時有不少女孩向他示愛。

雖然爸爸不反對雋毅拍拖,但媽媽仍然感到憂心。媽媽從小苦心栽培雋毅,為他的未來鋪路。剛滿三歲他便開始學習多種語言備戰小學面試、課餘時間他報讀多個興趣班增強競爭力、為了製造履歷而不斷參加各樣比賽、為入名校全家遷往名校區居住、小學時已聘請名師為他補習、送禮物給老師拉關係、預先報讀外國大學設下安全網……幾經辛苦雋毅終於考入港大法律系,若果這時因為一個女孩而荒廢學業,豈不是前功盡棄!

老實說媽媽不希望他們走在一起。以雋毅的條件,將來還有很多機會結識異性,所以根本不用着急。媽媽認為這女孩是一塊絆腳石,阻礙雋毅邁向美好的將來,於是對她生出恨意。媽媽無情地對她評頭論足,在爸爸面前批評她的鼻太扁腿太粗,又嫌她的家境不富裕……

媽媽以為兒子只是貪新鮮才接近這女孩,二人的感情遲早轉淡(畢竟多年就讀男校,很少機會接觸異性,因此現在很容易對身邊的女孩產生好感)。但Facebook上的照片卻告訴媽媽他們比之前更加親密,他們不但在合照時拉手,更摟摟抱抱,互吻臉頰,看來已向外界公開這段戀情。

媽媽更加擔心,害怕電視劇的情節會在現實裡發生。擁有大好前程的青年抵抗不住誘惑,與女友發生關係,令她未婚懷孕,因而放棄學業,之後只能從事基層工作,下半生在「劏房」裡度過……媽媽不知如何是好,應該想辦法拆散他們?抑或直接勸勸兒子?

某日,雋毅又約了這女孩見面,媽媽決定跟蹤他,暗中監視兒子。

兩部計程車先後來到銅鑼灣的一間餐廳。媽媽與雋毅保持一段距離,小心翼翼跟在他背後。進入餐廳後她閃身坐到角落處,由於有柱子作掩護,雋毅不容易發現她。

終於親眼見到這女孩,她是如此平凡,不明白兒子為何會喜歡她。點菜後二人開始交談,由於距離太遠,媽媽聽不到他們談話的內容,只見雋毅無論說甚麼話,女孩都笑得合不攏嘴。他們談個不停,食物送來後也無意拿起碗筷進食,媽媽從未見過兒子如此快樂和幸福(晚餐時雋毅大部分時間都保持沉默,很少與父母交流)。

逗留兩個小時後,二人手牽手離開餐廳。步出餐廳時女孩發現遺下了手機,雋毅掉頭替她取回電話,這時剛巧碰上緊隨在他們背後的媽媽!雋毅吃了一驚,立即拿起電話,然後奔逃出餐廳。媽媽走到街上時二人已經越過馬路,一輛輛汽車在面前疾駛而過,媽媽惟有眼睜睜看着他們離去。

看着兒子的背影,媽媽憶起他小時候學走路的情景。因為擔心他跌倒,媽媽一直緊緊地捉住他的手。練習了一段日子後她才肯鬆開手,讓他自己走路。沒有了依仗,雋毅一時間失去平衡,差點跌倒,但他很快便穩住身體,並成功繼續踏步。他一步步向前走,頭也不回,離媽媽愈來愈遠……

萬花筒

丁智逸

萬花筒中
一切的房屋、店舖…….
千變萬化
向左轉
向右轉
轉呀轉…….
琉璃瓦、水晶燈…….
好不令人渴望擁有
轉呀轉…….
麵包香氣撲鼻
好不令人食指大動
轉呀轉…….
新舊交替之中
慢慢…….
一切已是萬變不離其宗

萬花筒的外面
看似魔術表演
引人入勝
然而
裏面的人
卻是無路可逃
只能眼白白地看著輾肉機的齒輪
漸漸靠近……

Z的寂寞聖誕

小害

Z,「I wish you a Lonely Christmas」那是妳差不多每年都跟我講的「祝福」語,我熟知妳脾性,所以每次回應一聲彼此彼此就輕輕帶過;我清楚這句說話背後是沒有惡意的,但只不過如果妳能靜下來,好好的坐在我面前,我還是很想認真的跟妳說:「Merry Christmas」。

聖誕節的燈飾再次亮起,好像一年比一年早,同樣的花花綠綠,同樣的幾首叫人歡欣的樂曲穿梭聖誕樹間,但時間並未有因此而延長或縮短,只稍為沖走一些怦然的心跳,抹拭一些比冬雨更瑣碎的事,令人習慣佳節是如此這般容易度過。畢竟我會見到妳,就在這幾天的幾小時裡,像不存在的承諾慣性地重現,介於真實與虛假。

於是我會知道妳一年的概況,繼續又繼續,刻板、刺激、跌宕、安穩,怎麼樣形容也可;我記得一個略帶黃昏的傍晚,曖昧的光線似有預謀隱藏所有路人,我們一前一後,走在鋪滿鵝卵石的街道上,襯托著妳那隻多年也脫不下來的琥珀手鐲。妳不時回眸,像催促我可否加快一點腳步,惟我正想像若琥珀頃刻碎落一地,我們該從哪裡開始俯拾。這一切的起始與其說是個莫名的故事,不如當成插入了生命旋律的象徵,可能是「Da Capo」,或者「ritard」,甚至「Finale」。

人們接踵摩肩,喧囂的氣氛此起彼落,其實我們都不願醒來,但害怕失去的本質漸漸讓夢吹走。驟光驟暗的前方,究竟誰去掌握,誰又敗給時間?我們都是現在的臣僕吧!一年接一年的積累,我越是明白我的寂寞因妳而起,妳的寂寞與生俱來;Z,最終暗留在心裡的,可能只是一句久違的聖誕快樂,劃出一道記憶的痕跡,戮力地在胸口起伏。

散聚

哲一

不見蹙眉,不露半分底細,
逢人便道髮白地老不如落得乾淨。
湖水過處不記大限,深似
流遍途上興起復沉的節奏,笑著背對形跡。

亦輕颸亦如料峭。傾力迎面的情勢縱太久長,
便帶回一切哽咽退去。收拾的每次吐納
不改氣候,盡皆相類的境遇開張一陣,
安分骾進彼此心內。世上,永不因一字散失。

洞開門戶,騰空不動的落腳。
不必夷平的峰巒寇盜四出,小城日夕孤懸。
來去下葬的腸骨踏實層疊消融,
不再多言,不曾有過休戚。

不能逢時,做一趟真正的行客,
旋看一度絢爛,遠水罡風千萬山。
只好清理餘生的遺民依舊不懂
聚散,緣何很淡,很淡 ……

用一种蓝来描述见过的风

孟祥磊

1.

我们敲一口午夜的钟
用一种蓝来描述见过的风
每个人都成为每个人的迷宫
我在所有人身上都看见一种疼
陌生的拥抱和陌生的吻
城市慷慨的只是有限的温存
如果用夏天来兑现一种可能
你可不可以成为我的天空

2.

雨季来临
变质的事情一件件发生
人性的霉味比欲望还要难忍
重复的日常是个人的战争
看不见的命运被随意地操弄
挣扎够力气吗 为了生存
抉择的时候才能见证光荣

3.

如同一条河流流入了生命
所以生活的枯丰有了时令
冬天总是一年接着一年变长
我总在怀念着奔涌
差一场唤醒夏天的季风
差一次怦然加速地心动

災害

幽永

#1
絳紅
讓我們的血液
深沉下來
血流如海嘯
翻覆
飛湍
流奔每一段脈絡
每一次呼吸
都有窒息的可能

#2
潛藏在心臟一帶
豢養著猛獸
在狼吞所有語言
吞併了你我間的清晰
撕咬間
沒有傷亡
只剩一堆不會說話
瀕危的動物在
沉吟
怕有一日
不言不語會
醞釀成一場災禍

#3
剛好 我說了空話
要是有一刻你不再清澈
嘴唇有湖畔的生疏

假若每一寸肌膚
都有著不該說的話
而你我
- 如沼澤般濕濡

暫時在洞穴裡
棲息如一隻猛獸
在岩層間撿起一塊陌生的臉
在沼澤中烹煮
痛惜的美饌

#4
最多
把我想像中的怪獸
想得正常
讓 這一個晚上
完全
安然無恙

母親

楊冰峰

我為很多女人寫過詩,
但不曾為你留下片言隻語,
我常仔細察看女人好看的容顏,
卻忽略你老態龍鍾,
我用整夜聆聽女人的綿綿情話,
但你嘮叨的聲音總叫我厭煩,
我十指緊扣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
卻羞於橫過馬路的幾十秒,
我吮吸女人的乳房提升她們的情慾,
而吃過你的奶理所當然。
母親啊!你這個沒有性別的物種,
你擁有女人的一切,
比一個男人的特徵還多,
你總是將言語留在錄音機上,
我開啓馬上關閉。
害怕你不斷重複呼喚我的名字,
害怕你將我冬季的衣服捎上,
害怕你埋伏在我減肥的路上,
害怕你告訴我風濕敲打你一夜的窗欞,
害怕你告訴我那些錯亂的日子,
我刪除所有留言。
我的日子還正長,
像正午的陽光一樣明媚,
我為一個女人又一個女人神傷,
母親啊!你太老了,
比我更弄不清這些女人古怪而自私的想法。
她們用濃重的鼻音讀詩,
用遊戲而非愛情吻我的前額,
永恆比鮮花還易凋謝,
她們是一群墮落的仙女。

2018年2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