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之上

隆隆的發動機 輕柔的歌聲
天空和大海的藍融為一體
白雲橫亙其中
藍白相間的千層糕
小朵小朵的雲
噗噗
在大海上如爆米花綻放
海浪沖上大地
青 綠 黃 啡
田野整整齊齊排列
方塊 骰子 想與天地下盤棋
大地被無數積木插著
這是個黑白灰的世界
但我還是偏愛蔚藍翠綠

該發生的事

幽永

#1
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走慢了
來不及醒來

我會否錯過
你的清晨
逕自起床
對自己說早安?

#2
甚麼人會出現
倘若
我在樹林中逗留
找不到出口

你會否
找遍整個森林
尋回我
再對我說
“對不起
我來遲了”

#3
該發生的是
我出現了

#4
剛好發生的事
你也出現了

#5
有甚麼事會發生
若是夢境中的我
發了一個夢
而你
剛好讀懂

影子比光更明亮

吳燕青

麻鷹盤旋海空白色海鷗低飛海面
白蘭地在蘭桂坊舉杯集體訴訟
黑皮膚黃皮膚白皮膚
英語法語日語韓語廣東話普通話
維多利亞海港嘴角微笑
石板街忙碌一群電影人
女主角化清冷的妝演繹
一個撲朔迷離的愛情喜劇片
北角新光戲院京劇演員唱昆曲
駱克道酒吧街扭著袒胸露乳的異國女子
同樣是異國男子的荷爾蒙超越酒精濃度
中環辦公大廈走出黃皮膚的精緻白領
廣東道1881裡的店鋪名全是English logo
唯一的中文命名是傅儀眼鏡店
異國歸鄉她似乎已不認得出生地
蛇和蝴蝶常出沒在她的夢境
恍恍惚惚只覺得日子芊瘦月色肥美
對木銅鏡梳妝影子比光明亮

那莫名焦慮的藍鯨

林頌華

 

 

 

 

( 照片來自葉曉燕的錄像裝置作品)

 

你要我記下日常生活裡面的一些事情和想法
說這樣子或許對我有幫助。那我就試試看
我,最近都在泳池游泳 

泳池的氣味很討厭,只要嗅到那漂白水我已頭皮發麻
彷彿它是藉著氣味而無孔不入地攻擊我的髮膚似的。不過
就像面對很多無可奈何的事情一樣,我已學會了忍耐 

我甚至會隨身攜帶著泳衣和泳鏡 

有時候我會像正常人一樣,先做一點熱身
也有時候,我就像浮上水面太久的鯨魚
要立即潛進水裡去才能生存一樣 

我很喜歡池水下的狀態,總覺得那兒跟我的世界比較接近 

藍的、灰的、白的
在池底下不太會看到人臉
(挺多看到一雙一雙被池水退掉了血色的小腿)
不會被人正視、也不用正視別人
所有言語都被池水過濾掉,剩下的只有毫無意義的聲音
這樣子的世界令我很安心 

現在我只要置身游泳池裡
就能視那突如其來的恐懼為水壓而已
也許游到淺水處就能避得過 

你有試過在水底哭嗎?
只要脫掉泳鏡,眼淚就會從眼角處開始
隨水流消失
沒有臉頰那兩行熱度時
眼淚跟那莫名的抑鬱,竟好像不曾存在一樣 

偶爾我還是會想到死亡
然後我讓自己在池底下閉氣,直至身體每個細胞都在呼喚氧氣
再待不下去為止 

(我能夠想像你那刨得近乎完美的鉛筆筆尖,現正在墊板的文件上作記號) 

每次當我在水面像劫後餘生一樣地喘著氣時
知道嗎,這樣我才終究感覺到我體內尚存的生命力
彷彿必須在窒息的邊緣遊離
才能夠從新記起平靜的輪廓 

近來我差不多每天游泳
睡得好了
胃口也開了點
頭痛得要嘔吐的次數也好像減少了 

我有預感,很快
我就不用再給你寫什麼事情和感受
只要這個夏天漫長一點、雨水小一點
我的焦慮,大概就會痊

註:本篇是【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其中一篇的初次發表。

【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送出五張門票

 

是次活動由林頌華小姐送出五張門票,場次為23/9/2018,星期日,下午4時正,有興趣參加的朋友可留言給我們,先到先得,而內容詳情如下:

文字、舞蹈、影像互為互動。由宋代畫家馬遠的作品《水圖》出發,三位女子從各自善長的媒介,以水為意像,誘發一場多媒體互動演出。

作者林頌華從視覺藝術家葉曉燕錄像裝置作品中提取靈感,寫成三個短篇故事:《那莫名焦慮的藍鯨》、《黃雨》以及《紅橋》。舞蹈家馬師雅為作品編舞,用身體演繹焦慮的莫名。三個媒體以民藝復興的音樂作連結,勾劃出是次 【水、圖、調】的跨媒體表演。

【水、圖、調】(變調一) 跨媒體表演

日期: 9月22日 (星期六,晚上8時)、 9月23日 (星期日,下午4時)

演出地點: 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灣仔港灣道2號

票價: $100 購票: http://www.urbtix.hk/internet/eventDetail/36386

錄像裝置

葉曉燕,視覺藝術家、策展人。葉氏主要以攝影為創作媒介,其作品曾於香港、中國及英國等地展出。2012年成立RAC,將藝術學院課程帶入民間。除教授藝術、攝影外亦有撰寫藝術評論文章,專欄現於《Milk》連載。出版刊物包括《100香港人自攝像》、《春光》。曾於香港藝術學院及香港城市大學任教,現為香港公開大學創意藝術系講師。

舞蹈

馬師雅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舞蹈系學士(榮譽)學位,主修現代舞及編舞。在校期間曾獲學院頒發多個獎學金,以及分別到廣東曼谷作交流。2007年獲獎學金赴美國參加American Dance Festival,其間被William Forsythe Company選入Forsythe’s Project接受訓練。畢業後活躍於舞臺演出,並積極與不同藝術媒介和藝術家合作與交流。包括香港藝術節香港賽馬會當代舞蹈平台、東邊舞蹈團、香港舞蹈團外展部,多空間劇場、香港舞蹈聯盟、城市當代舞蹈團外展部等等。曾參與話劇包括香港話劇團《頂頭鎚》、劇場工作室《四千金》、浪人劇場《磒石旁的天際》、進劇場《Antigone》等。

馬氏亦醉心編舞,近期創作包括為香港藝術節 賽馬會當代舞蹈平臺 《烏》、東邊舞蹈團之《Soulless》、城市當代舞蹈團《舞蹈青年2015》,多空間i dance 舞蹈節《樓上樓下》,話劇《莫扎特之死》等等。2009年起成為城市當代舞蹈中心兼職導師。2016 年起在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擔任兼職導師,教授雙人舞技巧。

文本 / 獨白

林頌華於香港大學翻譯及比較文學系畢業,曾獲青年文學獎新詩獎,畢業後為歐遊當了兩年半空中小姐,旅遊見聞散見各大報章。其短篇小說集《空中小姐》在2008年出版後,於2015獲藝術發展局資助,出版第二本小說集《春光》,褪去青澀,以人妻的尺度書寫愛慾恨纏。現為作者/明報網上雜誌MING’S BLOGGER /大機構小白領,收入穩定,繼續寫作。

插畫家

郭韋辰

星斗垂掛
透過月夜
傳達出它的憂鬱

湛藍的湖心
與心秧相映襯著
粼粼波光粼粼

坐在湖波前
一舉一動
都能引起陣陣漣漪

吹氣
褪色的藍染有了生命
揮手
挪動了夜幕上的星點

白月沉落於黑水
星夜降載至帆布

在這鬱鬱的世界裡
在畫景的右下角
插畫家簽了名
-空白

新诗五

林齐


你要么是一颗星,要么爱一颗星。

把脚放在泥土里,
搅拌,
像你下午做土豆沙拉,
一样,
玻璃镶在砖墙的外面,
闪光,
它见过我们所有的祖先,
太阳。

不爱而且脆,
这是生菜。
生生的咬下去,
一片,
如同鸟,
打起了棋牌。

我们留日光在嘴上打转,
这使唇毛颗颗明显,
咽着舌头舒服的蹦起来,
直到它倒入水中。

看波影皱出眉头,
手终于伸进左脑部,
想把身体擦洗掉,
衣服就送给风。

南乡子双调
洗肺欲吞丹,老子朝朝食凤肝。
碎玉目张涎里火。
休弹,老木新弦一并残。
搓土握成丸,再过南山乱叫鸾。
况采白花兼有味,
犹酸,则是青根不可餐。

若使無問西東,真的乏善仍可足陳?

小害

青春是什麼,人生又是什麼?如果,「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足以涵蓋所有,那為何在匆匆的一生中,人,總是惶惶惑惑?

這都是一些老掉牙的命題,但每個人也必需面對,就像出生時已準備好的詰問,無論你身處一個幸福快樂的年代,或是一個奄奄一息,禍患四起的年代,怎樣回避也回避不了。有些人很早已得到答案,但囿於環境,可望而不可及;有些人窮盡一生都渾渾噩噩,擺如柳絮,受別人唆使;有些則不問成功與否,勇往直前,無畏無懼。若果青春就是一個出發點,一個在揮霍與無悔之間的灰色地帶,當時間默默在我們身邊,掠取所愛惜的一切時,我們又有沒有牢記及恪守心中定好的方向?

或許,現實和真實是相仿的鏡像,所謂的真假更似是而非,明明努力地堅持過、爭取過,到最後彷彿仍白活一場;人生,真的如此嗎?

挫折、失望,纏纏擾擾,不是每一個人能如偉人一樣逐一將其克服,但若果我們自覺,充其量仍是一個好人,縱然瑣碎如稗,那麼繼續擔當個好人的角色吧,因為時空交錯、交雜,我們也成就未來,未知的一些人和事。

感謝Iris邀請我們出席《無問西東》的優先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