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

綺軒

將我輕輕放在隅角
如一顆小小黑石
思念時,把玩
星辰記載滄桑手溫
不捨的撫動

允許將花將草植在你不懂之地
道別時
慢慢,復原成一隻溫馴的獸

將我從偌大時空移開
斷絕電流
便能安靜地成為人,不再負傷

一點

影雪熊

離別後 淩晨
一點
有點冷

將自己縮小 成
一點
藏在
遺下的外套
沾染 你的氣味

偽裝成你
便能多愛自己
一點

古可兒

我想找一首關於雨的詩
然後發現所有詩集都有兩三首
所有詩人都寫雨
所有雨都被詩人打濕
所有傘都很在意雨
所有雨都從城市底下偷偷與海匯合

所有人都詛咒雨
所以雨照樣滂沱傾倒
所以學生要讀雨
甚至有一日要將雨讀懂

鱼的暗语

半纳

迁徙,岸或者天空
池水忒清
也忒热
侏罗纪或白垩纪记忆模糊
缘木求鱼不是逛语
水上飘零的落叶
许是俺的前世

苟活,梦游于水
龙门失火芦苇下也有春天
宅在折射的阳光里
偶尔吐个异化的泡泡
我仍是鱼
但鱼已非我
快乐与痛苦比浮云还麻木
俺的世界三秒刷新,什么庄子惠子
专家口水你也当真

北冥千里不见落雁
遑论熊掌
只有刀俎和满天甩下的网
与香饵

相忘于江湖,钓钩在喉头
低吟浅唱

【作者简介】陈毅功,笔名半纳,58年生,高级工程师,广东省科技厅评审专家,曾任中诗及中国诗歌流派网编辑,现任世界诗歌文学诗词执行主编。曾获 “我的奥运”诗歌大赛二等奖等多个全国性诗歌奖项,2017年获中国新归来诗人优秀诗人奖。作品散见《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歌周刊》《诗潮》《中国诗人年选》《华语诗歌年鉴》《香港诗人报》《美国诗天空(中文诗刊)》《澳洲彩虹鹦诗刊》《世界汉诗年鉴》《中国新归来诗人》等。

那頂米色的帽子

王因

你為何要戴那帽子?
半個世紀之前,
你只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孩,
任何一頂帽子都讓你暴聲狂哭。

2018年1月21日,
玻璃屋頂上的薄雲,
向著東南快速移動,
天空不藍,
飛雲卻有著潔白的姿態,
你焦慮著思前想後,
怎樣的一首詩?
足以描繪你的其實。

孟子滕文公篇,
其實皆什一也。
十分之一的算術公式,
也是在半個世紀之前,
就已經學會的一種邏輯。

後來
時間 再也不能與其他交錯。
唯有看見帽子的時候,
想要說說話,
對著後來的自己,
一定要保持視力良好啊!
才可以看見帽沿之上,
稀薄的白雲飄過冬日天空。

《光輝》、《星空》

愚者

《光輝》

我看著眼前的光輝,
看著我身後的黑暗。
就知道,這是真實的。
真實的感覺,是真的。

《星空》

點點星空,
衹是這一刻。
無上即為何,
無窮無盡。
其實,
所有也會到盡頭。
衹是快與慢和時間。
何必珍惜,也不如輝煌一刻。
求生命永恆,也不如順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