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可兒

我想找一首關於雨的詩
然後發現所有詩集都有兩三首
所有詩人都寫雨
所有雨都被詩人打濕
所有傘都很在意雨
所有雨都從城市底下偷偷與海匯合

所有人都詛咒雨
所以雨照樣滂沱傾倒
所以學生要讀雨
甚至有一日要將雨讀懂

鱼的暗语

半纳

迁徙,岸或者天空
池水忒清
也忒热
侏罗纪或白垩纪记忆模糊
缘木求鱼不是逛语
水上飘零的落叶
许是俺的前世

苟活,梦游于水
龙门失火芦苇下也有春天
宅在折射的阳光里
偶尔吐个异化的泡泡
我仍是鱼
但鱼已非我
快乐与痛苦比浮云还麻木
俺的世界三秒刷新,什么庄子惠子
专家口水你也当真

北冥千里不见落雁
遑论熊掌
只有刀俎和满天甩下的网
与香饵

相忘于江湖,钓钩在喉头
低吟浅唱

【作者简介】陈毅功,笔名半纳,58年生,高级工程师,广东省科技厅评审专家,曾任中诗及中国诗歌流派网编辑,现任世界诗歌文学诗词执行主编。曾获 “我的奥运”诗歌大赛二等奖等多个全国性诗歌奖项,2017年获中国新归来诗人优秀诗人奖。作品散见《中国诗歌》《诗歌月刊》《诗歌周刊》《诗潮》《中国诗人年选》《华语诗歌年鉴》《香港诗人报》《美国诗天空(中文诗刊)》《澳洲彩虹鹦诗刊》《世界汉诗年鉴》《中国新归来诗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