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頂米色的帽子

王因

你為何要戴那帽子?
半個世紀之前,
你只是一個襁褓中的嬰孩,
任何一頂帽子都讓你暴聲狂哭。

2018年1月21日,
玻璃屋頂上的薄雲,
向著東南快速移動,
天空不藍,
飛雲卻有著潔白的姿態,
你焦慮著思前想後,
怎樣的一首詩?
足以描繪你的其實。

孟子滕文公篇,
其實皆什一也。
十分之一的算術公式,
也是在半個世紀之前,
就已經學會的一種邏輯。

後來
時間 再也不能與其他交錯。
唯有看見帽子的時候,
想要說說話,
對著後來的自己,
一定要保持視力良好啊!
才可以看見帽沿之上,
稀薄的白雲飄過冬日天空。

《光輝》、《星空》

愚者

《光輝》

我看著眼前的光輝,
看著我身後的黑暗。
就知道,這是真實的。
真實的感覺,是真的。

《星空》

點點星空,
衹是這一刻。
無上即為何,
無窮無盡。
其實,
所有也會到盡頭。
衹是快與慢和時間。
何必珍惜,也不如輝煌一刻。
求生命永恆,也不如順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