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拜 象形台北

樓小樹

這個夏天要跟台北說再見。如果只是再見。怎樣完整我即將出發的心。

【拜】ㄅㄞˋ□ 一種禮節行為 □對人低頭拱手行禮 □訪問人或看望人的客氣說法 □恭賀 □奉派任官 《出處:國語辭典簡編本》
【拜】自2013年夏季以後,新增延伸出象形意義。代表城市的網絡,心情的編織還有舉手揮別的意思等等。

「拜」是串連起台北城的軌道:地上的、地底的。足跡編織畫作。沿著城市的遷息,自比旅程,仍在城市的懷裡。
我和我的棲息旅行,和著情感的必需,斷開在每一段地點和生活碰撞的瞬間。 重新選擇風景的機會,都該用淚水去澆熄爆發瞬間的刺眼炙熱。
嶄新陽光灑進窗台,掀開床單鋪出下段洗淨後的生活。深信仍會被這城市抓牢,轉進城市軌道裡,不曾被遺忘。
換了街景,輕易的想換掉心情。卻在最熟悉的運行裡,發現縫補靈魂的竟是不曾遺忘停靠開門的規律音頻,響音點點滲入撫平自以為很勇敢的旅行。自此渴望遊歷在城市的軌道裡,和著選擇同一城市居住的人群,在同一節車廂裡靠近,到站揮別的充滿必須,不須訝異。

「拜」微旅行,山和海的連繫,順著水流前行。跳脫摩登是容易,在自然中享受旅行的輕輕。
老街探索的風情四起。走進山裡台灣電影的鏡頭拉近:踩著腳踏車男主角的側影,伴著微風的速度,掃起沉澱的心懷想要飄揚起來。台北盆地無處不是山,小徑彎曲入泉,溪水彙流入海,而海洋喚起記憶的方式,就是風可以吹拂的強勁。
陽光奮力曬掉一望無際的壞念頭。能對海洋大喊得那聲,同樣於山谷裡回盪不已。
顛著腳走鐵軌的必行,繽紛天燈之下仰望的儀式,涼夜中尋找一盞最暖的燈火,草叢裡蟲鳴大地的聲音,回音深深的存在記憶底。
震耳音樂與海浪合鳴,沙爬上腳背,觸動季節節奏開關,樂曲律動的重拍,打上岸邊的浪花乘著聚光燈的沁白,衝破彎曲海岸線上奔馳跳躍的靈魂。
順著軌道貼著影像,旅行輕盈心情,快門按下時連餘音都還迴盪在飄揚的展覽裡。

微旅行中發現「拜」貓咪的鬍鬚。
貓讓城市裡的風景靜置和滑動。自然。上揚。伏著地的姿態,心貼著脈動。平穩的呼吐,優雅的伸展。

「拜」是地圖。台北城人分兩種。有車和沒有車的。有車的地圖是Goolgle map;而捷運路線圖和公車繞行方向,也連接成最緊密的網絡,給需要的城人。
雨記冬。飛奔在年末。
顆顆雨滴凝結似緩慢下墬,著厚衣的人群慢動作。冬季的劇情,尤其多雨的寒冬的場景,在白霧車窗亮白車廂的燈光下幕啟,加夾著無比的寒意氣氛下進行。打開車門,亮光宣洩成一早才有純淨,加入天色還是紫藍色的晨曦,接上已發出第二班的Metro。
冬季是色調偏藍的曝光,儲存在我的眼裡。溢滿不畏寒冬運動的人們和低頭斜背書包的學生。招手停下一部公車,通往新的一天裡;舉手觸碰停車的按鈕,接續另一個車廂著地開始旅程。

握著方向盤,夜裡的奔馳。夏夜。
喜歡路燈黃的像月亮的孩子們。喜歡前方的車燈,紅色的久些,閃著左右方向的快些;遠方閃著是星星,是標記著心裡的歸途。
也是方向。
夏天的凌晨,柔軟的黑。延伸輕拂。城市夜裡的呼吸。靜默。
搖下車窗。享受著樹密集提升的瞬間,讓涼爽的風穿梭車內,吹開略有疲態的身軀。城市給的倦,給城市的夜治癒。生活總該有想閉上眼的時刻,才能顯得休憩的完美閑靜。
滑行城市邊緣。關上車燈,止住運行。
晚安。黑最後吸進亮光聲響,涵養著明日,等待天啟。

「拜」舉手揮別的模樣,揮動的手,快速而模糊了視線。
買下城市的播映權。平鋪直敘的表現手法。順著四季輪替、順著景觀興建、順著關係濃淡。順著城市的茁壯,枝枒四展。似飛風啟了。藍天展開一幕。
3. 2 Action!
只是送走的是自己。當年的結局。
簡單的加入人群裡毫不費力,戴上合適的耳機進行配樂,溺在順暢的流動,獨特又不由得的美麗。
揮手道別或是舉手招呼。停頓在城市的風景裡。
BGM 沒入記憶中。與背景相容的劇中。終。

雨季

王春

能不能不離開
為我多停留一秒

能不能回頭看看我
只一秒就好

能不能重新來過
哪怕只有一秒

能不能在夢中繼續相見
一秒、兩秒、三、四秒

機械人

丁智逸

歡迎來到資源中心
你好
我是一個機械人「六六」
為使用者提供服務

請輸入指令
「夢想」
關於這個指令……
對不起,輸入錯誤
電腦系統裏面沒有這個程式
請再一次輸入指令
「希望」
對不起,這不在既定程序裏面
請重新輸入

跟據開發者的資料顯示
我的中央處理器
只能識別「有用」或「沒用」的編碼
請再次作出指示
「有用」?「沒用」?

對不起
已過了輸入期限
機械人「六六」已作廢
使用者可在資源中心
自行挑選
另一個機械人

盼望

句芒

誰把你遺棄
在齷髒的路旁
你纖瘪的莖上
鈎著
數瓣羸弱的葉子
我把你
安放在陽光底下
昨夜
一瞥間
你枝頭已冒出
點點淡黃的蓓蕾
今早
你已穿上
橘黃色的衣裳
綺麗妖媚
奈何短短的數天
你已枯萎凋零!
明年的春天
落下的綠葉
還會萌芽嗎?
還會長出淡黃的蓓蕾
鮮豔綻放的花朵嗎?

郭韋辰

燦陽晴旭浮映著大地
綠叢贈與我她的擁抱
墨瞳在既定的框架中
是侷限未了的繪圖
廓落的境域淡素了混濁
寒氣的颯然撫平了愁緒
靜穆的自由消泯了束縛
只有我,佇足其中。
心神也不知不覺在嘴角間
淺掛上一抹甜密的虹彩。

黑夜

松燕

又是夜深了,黑暗中隱藏著看不清和不想看清的事一情 。
讓它們這樣擱著吧!
活該的車輛駛過,車燈吹起了黑夜的裙襬,
就那麼的一瞥,
不該看的還是看到了。
燈滅了,
黑暗中的光疤卻悄悄的爬上來,
無恥的在黑夜裏蔓延……

軀殼

綺軒

大部份時候我是凌亂的
我的規則由別人安排
除此之外
不計算白晝黑夜
知道這世界會蠶食

有些時候我是黑暗的
島嶼和生命受著傷
卻安靜地承受
除此之外
無法安歇腳步

有時我是虛擬的
旅途上沒有安排情人
滿天星和黃色薔薇是花舖寄宿者
總知道,芬芳必須自購

更多時候我是愚蠢的
漫天信息飛舞,冷眼旁觀
我知道,我的懦弱
如一株小小的草
任風飄搖

我們的時代

楊冰峰

我們的時代凌亂只剩下煙火與鐳射的光影,
在漆黑的夜晚它重覆及不斷變換著光芒,
帶著恐懼和不安一再將我們的認知洗劫一空,
它以百倍的陌生將所有事物處以極刑,
而速度比我們對速度的經驗還要快捷。
色彩鮮豔帶血而我們拚命將傷口赤裸,
瘋狂地去迎合我們時代墮落的節奏。
我們咀嚼腐爛的言詞來修飾我們失格的時代,
以我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們顫慄的聲音,
我們將身體的顏色如牙膏一樣擠入洪荒之中,
靈魂淡淡地逝去如我們父母只剩下空洞,
只是我們在我們的時代更不能好好把握我們。
誰將我們推入洪水之中而叫我們拚命划動,
我們的時代甚麼都沒有只剩下冷冰冰的存在,
七彩繽紛卻比黑白還要單調像送葬的隊伍,
我們送去年老的人又教導年輕的人如何死亡,
我們埋怨一切忌恨一切卻用爽朗的笑聲。
我們用虛情假意或無知來歌頌我們的時代,
我們活在當下來解釋我們對時代的無能為力,
我們全身赤裸在黑白影片中穿梭進進出出,
而將色彩我們的美麗留給時代讓它美麗動人。

2018年2月19日

物理與情理的意象練習

阿民

1.

所謂的披星戴月,不過是
文字這額外一堆粒子,
洩漏的第一場天意。
膨脹的烏鴉,黑斗篷一撣,
星塵,就撲向檐頭。
想起撒在苦茶上的鹽,
或者,看過的一場雪,那是
好多年前的事了。一百
三十七億這虛數,虛得
像一嬝鄉愁。而從那
龐大的一聲歎息開始,咱倆
就注定了有一段糾纏,
兩點螢火,一順
總呼喊着一逆,心事
必隔着光河相應。說到底,
連粒子,也沒一顆是孤獨的,
何況是人?當冷卻了的
巨輪,駛進小於針眼的
河道,在那絕對
零度的夜晚,我總相信,
會再遇見你,就像一株枯樹
遇見一朵回到枝頭的落花。

2.

一隻貓,在定諤先生
那黑匣子長住。
某天,甩開頭上疊加的
生死,貓,叼着
一燒瓶氰化氫
溜到月下,卻發現世界
也像一隻燒瓶,籠着
白霧。豬圈上
飄浮的詩人,借瓶中
猛藥,提煉一個發光的
意象;偶蹄目的
流行榜,潲水河上
相續的黑泥。貓看到
一隻鬼,讓晾起的
襯衣,審判自己。興許
走得張皇,沒收拾好的
前生,仍未乾透。一個
無頭的天使,用衣角
流淚。人世不可理喻,
貓決定回巢,牠開始
懷念那一匣
讓薛房東截了電,也叫
棺材房的出租空間。

3.

天寒,擁被宏觀窗外潮漲。
不等推敲,岩礁撞上
夜色,嘩然澥成一灘黑浪。
點燈,微觀苦果
與枝節橫生之前那一盤
散沙。沙上離合紛繁,軌跡
分明就在,偏生不見
車轍,遑論涸轍上
兩條讀文學的鯽魚。情理,
原來早在物理那一頭,
一顆淚,到不能分解,即成
劫波;而進退,非關風月。
無常,且不可測的
秋後,曾經暖上一壺清酒,
等帘外晴霽,等一個人來,
等續上某一年的雨絲。等着
等着,人就老了,世界
塌成綿延一座礁區。
還可以怎樣呢?畢竟兩個粒子,
或者,兩個日子之間,總是
由長夜連繫,而葬月的人
那雙手,除了腥氣,就沒
一條掌紋,是通向我們
住宿過,那恆温的廣寒宮的。

4.

空虛是拖到陸上的
一艘大船,乘客落盡,
一隻螢火蟲磕上去,船殼
就半天的嗡嗡。
船長臥房裡,一扇窗
是漆黑一架升降機,
月蝕那天晚上,按鈕
不亮了,向下
直墮一個死人的肺腑。
塵土裡,這未來的
自己,有心情敘舊?
會隔着四塊朽木,聽一場
告解?那不解的
癡頑,浪花萎後,那
總是結痂的礁區。
人死了,要是還做夢,
夢裡登船,興許
就是另一趟人生。
然後滿城燈火,空虛
如故。總是未入土,遺忘
就把人掩沒,堆上
心頭的黃葉,總拼不出
向春天返航的一幅草圖。

5.

歲暮,化人場
就為戲子們鍍金,灰燼
落下來,白得像雪。
沒什麼是不朽的,
連一座城,都罐頭一樣
烙上了期限。
而邊界那一條虛線
散開之後,有人
視漂來的一橛破折號
為船,點一盞不見
經傳的燈,等鎢絲
落盡,就注水,養開口
泡影,閉口
還是泡影的魚。黑暗中,
孤獨都有一個扎眼的
編號,登不入錯過的
晴天。春分之後,總想起
忘了為一朵微笑備份,
總是悵然,總是
在自己的影子裡躺着,
斷了弦的一把胡琴
躺在黑匣子裡。

6.

用手機讀書,這一頁
我讀着,前文和後事,
究竟,藏於何處?
砸破一屏光影,裂縫
沒漏出片言隻字,
也沒楔子,能箝起
某個回目裡,一段
錯落的雨絲。
而今生,同樣翻不開
前世,尋不着下輩子的
自己。都藏在哪裡呢?
難道沒貯在過去,沒寄在
遙不可及的雲端?
難道一切,就散落在
遼闊的一場現在?生滅,
扣連如一串念珠。
今夕與你同車,鏡湖
對岸,另一個我
卻與你同船。興許,
沒什麼是真正錯失了的,
影子的背面,有人
在山門外設帳,煮一壺茶,
不為什麼,只看年年
過境一行鷺鳥,如讀簇新 
藍屏上,一點即破
那反白的一行佛偈。

7.

原來鐘鈕上那蒲牢,
最怕一橛木鯨的
莽撞。鐘下訪一故人,
人變了。於是,
我把那龍子哄下來,
抱回去養在書房。
陰雨天,這廝總說起
舊時堂前那一地
花影,而失魂的
牴觸,嘡啷一聲,
早驚動泊在花影裡的
年華;是的,這一去,
就茫茫無岸了。
偏偏未等放晴,窗外,
卻有不懂事的
絮絮喊着,唉,
竟然是,要收買無從
收買的,收買
舊音響。

8.

把影子按住,敲成
一張保鮮膜的人,
硬生生封存了一座岬角
某年的滿月,
那樣燙手,油星子
卻沒一顆洩漏。
思念,有時得保密,
密成一碼碼
枯杉似的條紋,
而保質期,總是
最後才鏤到磚泥上。
沒什麼是新鮮的,
在亡者的超巿,
謊言和諾言的二維碼
豎立,同樣方正,
那黑白,也同樣扭纏。
等黑齊了,卻總有
幾隻螢火蟲,上天
下地,要掃描出
所謂死生契闊的玄機。

9.

原來量子的躍遷,候鳥的
移徙,一切的
聚散,鬼差不指涉,全是
温差在作祟,一不留神,
還寒,乍暖,半城霓虹
還有那人面桃花,就遽然
變換了顏色。
明知道那些不測,都是
不可測的,苦雨過後,
我還是按你離去的那一歲
紀年,不問陰晴,埋頭
校勘甜言的實虛。
而緣起之時,鏡湖上
橫排的注腳,按理,都用
最細最細的弦繫住,一經
挑撥,就大雪一樣
成了積壓心頭的疊加態。
忽然就知命了,也知時
不我與,在回歸奇點
那所謂初心的路上,
死者的歲月,比生者千萬倍
漫長,而思念,如脫離
燈罩的燄火,無所謂生滅,
無所謂即離;然後,
鏡湖與宇宙微波不興,
再一次,閒看造化
因為過冷,焚燒一堆星子
取暖。

10.

腰斬一樹紫檀,橫切成
唱片,最善感的
一支唱針,當能解讀
清初,甚至明末
某一季的淅瀝。
五百年,盤結出這一
暗盤,越轉,風聲越緊,
到邊上,就幾隻知了
沙啞地,傳遞一座城的
崩頹。而遇見你的
那一歲,樹,綠盡了,
木化的記憶,原來
也有一個所謂的大限。
要倒回去?針頭鈍了,
犁過的黑土
已霜白。時間不對,這
就是所有離合的癥結。
而我們是不會活出年輪的,
心死之後,得補習
怎樣在落花時節佇立,
才不委曲成一卷香灰。
畢竟熄機之後,再頑固的,
也頂多在黑匣子裡
嚼幾天蛆,就靜觀一排
餓壞的石獅子
在春末,細嚼嘴角的青苔。                                

15-4-2018

白蝴蝶

小害

我又看到
白皙的蝴蝶
伏在身上
輕輕拍走剩餘的
時間

瞬即
飛到花間去
飛到綠茵的草叢去
隨樹幹欣欣向上
彷彿被風圍抱的飄雪

何來飄雪
夏日已越近澄明
氤氳下
扭曲的視線
唯我看見自己的翅膀

飛去
獨自飛去
是人們低頭不語
心底的那片冬天
一隻過早結蛹的寒蝶

《紅香爐紀事》鍾偉民

「他竄進釘着一萬多隻甲蟲的標本箱,箱裡,鋼針電線杆一樣密植。藍玻璃的籠蓋下,死者坦然地垂注他……一隻紫扁胸天牛對他說:『偶像,不管什麼材料造的,影子覆蓋得夠廣大,就沒人會覺得自己活在它影子裡。小說的一個功用,不就是把影子的邊界描出來,讓人知道這一個黑暗國境的範圍嗎?過去你躲在妻子墓碑的陰影下,那太局促了,那一方哀傷之地,大小只擱得下一口棺材。鑽得進杳港這一隻標本箱,是你的因緣,眼界自是開闊,但也別妄想輕易能出去了。』說完,這隻天牛從針頭掉下來,打着陀螺轉,落了一片花瓣似的。」

小說寫一百年前的杳港,杳,就是遠得見不着的意思。寫作七年,人物千奇百怪,有不老不死的,有能穿牆能發光的,有兄弟連體但善惡判然的,在一座泥像蔭庇下,活得沸沸揚揚。舊時有寫癡人,寫強人,寫侫人或者淫惡之人的小說;這一部,多着墨詩人,順帶闡揚當地文風,算得上是議論小說的小說。當大夥吟風玩月,地面一個個黑窟窿乍現,窟窿吃人,然後吃房子,吃掉鬧哄哄一場大巡遊的痕迹……

天文學

王煥之

有一些今夜看見的繁星
在昨夜之前已不復存在

明天還是一樣的日和月
人生最多不過是兩個零

人與人之間如許的光年
卻都誤會為時間的煩惱

假如你知道宇宙有多大
便不會在淚珠裏找沙粒

我們驚嘆那相遇的奇點
卻不接受大爆炸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