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公好蛇

阿民

偶生遊興,捎一壺酒
去為嚇破了膽的葉公
壓驚。這一驚,膽汁濺上
屋牆,識趣的,即連誇
一卷潑墨!
葉公好吟誦,偕私生
那龍子,一星期七趟
在文壇現身。
子高啊,我就說,蝨子
嚼不爛新詞,蓄了氣,
有脹成鴨子的。
大目犍連湖邊洗腳,鳥瞰
才知道,原來,一直
在如來的水砵裡搓泥。
貴公子局部鍍金,是好看,
可說大,大不過一條藤。
你不悟,不信,好了,
龍,真敲窗來了,
鼻頭把一丸夕陽,也頂進了
寢室。不過來問一問
作詩之道,鱗片做了名片,
再細,也是一塊盾牌。
你未看履歷,先嚇出半床
糞溺。膽汁噴過,從此,
就癱臥。誰都知道,你好龍,
是好膝下蛀了牙那金腳帶。
但這世道,我恭喜你啊
子高,誰不認為滑潺潺
這一綑蛇,經過解讀,就
香噴噴的,要比來學造句
那一條真貨,可親。

3-2018

你說

楊冰峰

你説
—與女人的對話

你説我永遠不懂憂鬱症,
你不同,
在商場內的欄杆處,
低頭便是,
花崗岩的紋點,
像繁星一樣閃爍,
是自外而來,
還是自內而外,
你想弄清楚,
無數次抓住又抵住,
逼迫與誘惑。

你説我永遠不會犯憂鬱,
農夫曾幾何時,
知道瓜熟蒂落時的空虛。

2018年1月26日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