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需留名的英雄──《論十月圍城》

蔡文涵

「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用譚嗣同這兩句詩形容電影「十月圍城」,最貼切不過,「十月圍城」講的時代,是真真正正的大時代,孫文冒險來港與十三省的志士,商議革命一事,清廷偵知此事後,派殺手刺殺之。而革命黨為了保護孫文,採取「以假亂真」的策略,企圖擾亂清廷。在這大時代,有老師楊衢雲不斷向學生宣揚革命思想,死前他還在授課,一顆子彈,就奪去他的生命。但是,這只是開始,也形成電影開始的張力。最忐忑不安的,應該是商人李玉堂,因為他本來想安安份份當個商人,不過,當得悉兒子李重光中籤要假扮孫文的時候,開始時極力反對,在陳少白慷慨陳情之下,最終李玉堂仍舊反對,但是,李玉堂暗中出錢又出力,李重光最後可說「死得其所」,王學忻演活李玉堂內心的交戰,看著兒子為革命犧牲。也應驗了李重光死前的一句話﹕「我閉上眼,就看到中國的未來!」不過,最令我感動,是李玉堂的車伕阿四,對李家忠心耿耿,木納寡言,目不識丁,內心卻有情有義,李玉堂在孫文冒險來港前夕,帶著阿四上門提親,阿四雖知少女阿純一跛一跛地走路,阿四望著她仍癡迷如望著下凡的仙女。這是真正的包容,無私的奉獻。小情人最後一次私語時,阿純問:「你知道你明天要保護的人是誰麼?」阿四笑著搖頭,亂世能擁有幸福,阿四與阿純好應該感到豐足了,最後,為讓假扮孫中山先生的小少爺李重光有更多時間逃脫,死命抱著殺手閻孝國大腿不放,這一幕令我動容。老實說,我總覺得謝霆鋒是「演藝名人」之後,所以我從來沒有看謝霆鋒的電影,不過,謝霆鋒《十月圍城》中,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塑造出一位勤奮上進的車伕,他完全不管要保護的是甚麼人,可能這就叫「一往無回」,就投進這個大時代,謝霆鋒演來不慍不火,有血有肉,是如此豐滿。我心想﹕「這才是真正的謝霆鋒!」自此,我對謝霆鋒的演技改觀,霎時間,想起中學時,跟中史老師爭辯的對話,我問﹕「為什麼孫中山先生要發動「辛亥革命」,他信奉基督教,因為基督教要「神愛世人」,為什麼還要「革命」呢﹖當時還爭辯起來,看《十月圍城》我終於恍然大悟,因為孫中山先生本身有著無窮的「領袖魅力」,令楊衢雲、陳少白、本來是貴公子,現在淪為乞丐的劉郁白,本來是少林弟子,現在是賣臭豆腐小販的王復明,爛賭的警察沈重陽等等三山五嶽的人前赴後繼投身革命,而且是「仗義每多屠狗輩」。每一位投身革命的人士的心路歷程各有不同,最淒美的,除了阿四與阿純的一對之外,淪為乞丐的劉郁白,背後原因只為愛上他爹的女人,正式敗了家業,也跟著成為保護國父的一員,這些「屠狗輩」都為了一位素未謀面的人而奮不顧身投身革命,無論什麼原因,都值得肅然起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