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仍住在裡面

暮云

除了走著,它跟著
沒有休止
甚至變成狹小巷弄
懷念比荒蕪更深刻

晾著微黃轉彎的夕陽
時間在邊沿縫出一列燈火

我遇見一群掉隊的枯骨
宿命正撰寫
細節無可挽回
揭示了它該有的止境

天黑更近了
冗長而又單調的歌
清冷著冬季的耳朵

一些呼應的情話
北方的懷思
像一個個蔓生的灌木

我為它許許多多的謎而來
藍色的名字,長河,皺紋
粼粼的,離情的沉默——

久違了
穿越記憶的叢林
回到從前

顯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