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民

永辉

夕阳沉淀,
余晖在海面上泛起鳞鳞金光,
燕掠过巴士的小窗,
窗下,人头攒动,
街童们,手牵手在巷道,奔跑,嘻闹。
大人们,串流于车龙间,买卖,叫嚷。
大人们的笑容里有小孩们不解的愁。

回酒店路上的两侧,
绵绵斑驳砖墙背后,
黑影在墙缝里蠢蠢渡步,
众生们准备,夜幕低垂后,
争取当一夜地主的机会。

入夜,
城市逐渐卸了妆,坦荡荡,
在霓虹灯闪烁衬托下,
显得有点诡异。
殖民时期的建筑物,
在夜里获得永生,
嚣张的影子往外伸展,
誓言要把这个城市夺回。

深夜,
蚁民们倾巢而出,
淹没了城里的每一个角落,
蚁民们圈地成主,哪怕是一席之位。
在月色覆盖下,述说往事,
在这里,明天属于富人,
人潮往往是个背景。

城市的边缘,
林立的钟点酒店名字引人遐想,
密密麻麻的格子房间里,
不懂睡垮了多少岁月?
纵容了多少兽欲?
姑娘,
不要再去教堂,
你合手排扣于客人颈后时,
已经做了忏悔。
在这里,
跨越贫富间的桥梁,
原来得用肉体来建。

警车声,呻吟声,
都被那隔声性能绝佳的玻璃门,
如那道防海墙,堵住,
酒店里,
是个被玻璃罩,
罩住了的香格里拉,
玻璃罩下的客人在赌轮盘。

大厅里,
钢琴家在独奏,
键盘黑白的相间,只有缝隙,
却不容半点灰色。
那曲风太凝重,不安的我,
在黑白变奏时,
走出外透气。

围城外,
黎明将至,
那些墙缝像海绵般,
缓缓把蚁民吸入,
他们没有挣扎,
也没有反抗,
如日月的交替。
一切如此的自然。

酒店对面,
有位小小蚁民,
红肿的双眼,
泪水早被晚风吹干,
留下两道泪轨,
想必是昨晚吃了什么苦头,
还是什么都没吃。

我买了份早餐,
打算越过马路安抚他一下,
可是,
竟发现自己混淆了左右,
举步维艰,看着他背着我,
缓缓溶入于那些墙缝里。

我站在路中间,
被这座蚁城左右着,
久久不能自我。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