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二章

十一月末的大學校園寧靜清新。
陸澄煦於入學試取得佳績,如願入讀電影系,咬着筆為功課絞盡腦汁。「楓哥,你說世上真有永遠的愛情嗎?『同偕白首』,『誓死相隨』這些用字是否太不切實際?」久未得回應,陸澄煦推開床上的小提琴,重重坐下,抱怨道:「雖然我壞了你的好事,但也算替你趕走一個討厭的女同學。你就幫幫我,給點意見吧!」
「那些人根本趕不絕。」一直凝視窗外的葉翹楓摁熄手中香煙,終於轉身面向陸澄煦,眸子裏是慣常的淡漠。「你不覺那些過時的愛情觀彆扭?」
「真的很差勁嗎?」望着不足一年便要畢業的葉翹楓一臉不屑,陸澄煦洩氣地扔掉筆。
「現在的小孩還相信梁祝化蝶的天方夜譚?」回頭時眼裏閃過一絲笑意,視線再次越過玻璃,略過停在窗前的一雙蝴蝶,欣賞夕照下披上金黃的小湖。
「我……再修改吧!」陸澄煦眼珠一轉,隨葉翹楓的視線望去:「楓哥,你這房間的景色真好。」
「湖光垂柳,遠處還有一棵老榕樹,的確不錯。」金黃的陽光灑在湖面,泛起粼粼波光,閃耀四周;不識趣的輕風吹拂,牽起陣陣漣漪,撩動心扉;殘留的花香瀰漫校園,帶來絲絲甜蜜,勾起心醉。與這樣的風光相對兩年,始終未曾迷上。但自去年,一道影子靜靜飄進這幅圖畫,他才深深沉醉其中。
「我不是說這個。」陸澄煦笑笑,望向坐在湖畔閱讀的少女。「從德國回來,翻譯系二年級的秦天恩。低調、離群,卻讓楓哥終於放下初戀情人。」
沒理會調侃,葉翹楓淡淡說:「她只是誤入人間。」
「天使?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我總覺她有點面熟。」
「或許在前生見過吧!」漫不經心回答,看着窗前舞動的蝴蝶飛向那靜靜閱讀的人。這不正為兩人暗牽紅線?縱使真有月老,他也不敢妄接紅線,只能遙遙望着她。
輕風吹過,少女合上書,把被風吹散的頭髮攏在耳後,抬頭望向窗戶。
風動無因;情,不知所起……
葉翹楓愣住,半晌,掏出香煙,說:「我煙癮起。你回去繼續琢磨你的功課。」
「楓哥……」
葉翹楓開了房門,下了不能再明顯的逐客令。「你哮喘發作,我不會負責。」
「明白了。」步出葉翹楓的房間,聽見關門的聲音,陸澄煦難掩一臉憂色。他知道,葉翹楓會在午夜前吸掉整整一包煙——他總以為麻煩會與呼出的煙圈一同隨風而逝。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