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對於這座城市來說
遠遠不夠
住在城中的人都不擅長減法
他們總把二十四硬生生加成四十八
那多出來的
吃掉了名叫睡眠的獵物

商店的霓虹燈唱著不夜城的曲調
靈魂長存於虛幻的路軌之上
鞋子未肯隨腳步聲遠去
黑色的襯衫親吻著透明的酒杯
腦袋漸漸熾熱
血脈賁張
碎裂的玻璃是催促離去而造的幻影

店外
躁動的風
微顫的雨
咆哮
一切萬籟俱寂
歸於帎上
數算一個個難以入眠的晚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