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聲

小害

深深呼一口氣;雨水,在印滿妳指紋的玻璃窗上,迷宮般淌流,然後,妳輕輕的轉身說:「春天來了。」——那是妳給我的,最後一句話。

其實,直到今日我也無法理解在這看不見盡頭的冬天裡,春天會不會到來。

妳離開後的數月,白晝仍藏身黑夜,人們在失去日光的環境中,仍舊以既定的規律去支撐生活,只有買醉的不分時份,時而哭笑,時而叫嚷,讓漆黑誘發每個細胞的野性,與酒精碰撞。而我還是思考著春天這一個問題,偶爾出了神,就向有玻璃的地方吹點霞氣,櫥窗也好,旋轉門的裝飾也罷,把手靠上去,像冀望某些奇蹟會發生似的。旁人,一定會視我為瘋子吧,但我心底明白,瘋不瘋狂並不在於一個人的行徑,而是他能不能貫徹固有,及難以名狀的信念;當我的指尖觸到刺骨的玻璃,霞氣逐漸在眼前收窄,除了時間,我所感到是一個怎樣也吹不皺的湖面緩緩被黑色吞噬……

「這兒離車站不遠,我們可以跑過去!」

耳際又迴盪妳的聲音了,我愣愣地一個人提起步來。冰雨在路燈照射下交疊成一張張銀光瀲灩的織錦,沒帶來暖意,只有更深的冰涼,我加緊腳步踏上前面一個接一個的月光,每一步都將它輾碎,但下一秒又癒合。我反覆著、反覆著,甚至忘記自己往前奔跑的目的,喘噓噓地,如晦暝的車站燈火,瞥見才恍然,我是一個趕尾班車的冒失乘客。

尾班車也沒有來到。

與其說是錯過,不如當成匆匆的誤點。置身像玻璃箱的車站中,我環伺四周黑暗對我的敵意,我說服不了自己,我不是這刻、這席土地的亮點,近乎澄澈的玻璃,藏匿不了獵物的脆弱。我端坐一隅,伶仃就在跟前,暖氣系統替代了一切沉默,我又開始想像妳所說的春天——候鳥遷移、季風濕潤、泥土內萌芽的種子——不期然我雙手已貼在屏風,屏風外的幽闇和冰冷繼續佔據單薄的世界,世界繼續任寂靜侵襲每個半夢半醒的人。制約不了,儘管放任下去。第一班公車會依循時間表到站,它僅暗示另一天的開始,明日,只不過明日,那不是晨曦。

沿我們熟悉的河岸下車,或是正午或許是黃昏,小孩已不再在岸邊的長椅嬉戲,可安心坐下。大概沒有人會記得河道曾經洶湧湍急,一盞孤燈徐徐走進中央範圍,之後隱約聽見鑽頭破開冰面的悶聲。挖一個洞,餌拋了下去,將氣燈挨近魚杆,釣客隨即躲入帳蓬。我知道,上釣的始終是我們,無可避免地等待被時間分食,一層一層剝落,到頭來一片空白;而我也知道,河床中無數魚群正在窺覬那個微光的洞口,那是一隻能撇開陰暗,通往外界的眼睛。空氣,陸上的事物,灼熱的陽光,牠們都憧憬著,於是蓄力,再仰衝上洞口。然而,每每到達洞邊便用尾巴狠狠拍打冰層,再抽身折返,一些甚至被釣鉤刮傷也毫不知覺。這個循環不斷加劇,形成暗湧。每一下衝擊的聲音如此清晰,我攤開捏緊的雙手,頭上漫天風雪,大地,已靜靜地悸動。

雪化粧

丁智逸

十二月的淡雪
將昏黃的街燈
鋪成一張綿軟的彈床
烏鴉穿上白色的皮裘
蹦蹦跳跳
咕咕地唱著喜悅的新歌

牠俯瞰著
行人路上的黑套裝人們
回眸一笑
為他們預備著一份又一份驚喜的禮物

流動

綺軒

她的午后流動他的所有
一個概括名詞
擁有的很少,只是一個
擁擠城市居住一種
模糊的關係

譬如他來
譬如他不來
都無溫度的意義

微雨,勾勒線條鮮明亮麗
所有的人擁有許多,而
薄薄的光和很少的過去
是她停留的意義

slowly時光(都會女子系列)

人偶

綺軒

夏光沉靜
時間於她,彷彿路口
紅燈時候她止步,看車潮過
燈綠,跨上天橋讓車潮走

沒有屬於她的標誌,她說
意義對她的意義,沒有

佇立分隔天橋
川流車潮一節一節地過
她知道
有顏色的車道不一定直行
直行的路不一定安靜

(勇敢安靜地道別,在愛途)

聖不聖誕快樂

小害

聖誕老人:

讓我寫一封信給你,讓我信裡的字句如你騎著鹿車的車轍,深淺不一地,溜過芸芸眾生的家門--縱使,所有車轍終被冰雪覆蓋--但劃出的痕跡會孕育成水份,沁進更深的土壤,留給徹夜蟲鳴。

或許神降生的一刻,人的罪孽就開始積累,就如岸邊層層疊疊的沉積岩抵抗著海浪的沖刷,像無止的戰爭,我們躲閃在摻雜砂石的浪花之中競相綻放,也許是一剎那,誠然的一瞬間,我們才獲得力量重複地祈求永遠,及和平。

和平的彼岸是什麼呢,是否另一種貪戀,或貪念;你揹負的禮物越多,得到禮物的人卻越少,若說這一是個累贅的包袱亦不失為過;但,誰又會放棄被祝福的權利,誰又會在貪婪面前承認貪婪,所以罪的終點不會是一場救贖,只會是茫茫的雪景。你選擇住進雪裡的原因,我長大後才漸漸明白,猶如卡在門縫辟啪作響的果核,而我所戒懼的,應是把門關上或者打開。

那都是久遠的事了,於你而言,當你在雪地馳騁,你就是無垠的慘白中最耀眼的火光,沿途的巨杉都向你垂注、肅穆,令人想起一根火柴燃亮另一根火柴的故事,然而人時始終有盡,這些不該說的話語我還是溜了嘴。

在沒有聖誕樹、聖誕襪、聖誕裝飾的家中,星光依然翻過破舊的窗簾,試圖張開我緊閉的雙眼,但長年厚重的積雪不是霎時可溶化,而光也不可觸,像你只能從渾濁的煙囪裡悄悄把不幸帶走。我家沒有煙囪,但我看得見你在窗外掠過,璀璨的燈飾掩飾你是一支狠狠命中目標的飛矢,叫世人陶醉。如果,真的有如果,你能否在我敞開窗扉時稍息片刻,並代為轉告:神若再降臨世間,人的面孔仍會是蒼涼和陌生。


不聖
誕快樂

越多禮物越看不見禮物

繼續祝願和平因從未成真

聖誕樹的葉會落,換了塑膠就不會

聖誕快不快樂,神沒有干涉

能在聖誕節前後請假,是老闆的恩澤

商場的聖誕老人沒一個能坐鹿車飛

情侶收不到對方的禮物,生命或受到威脅

同款的晚餐價錢漲了數倍,是主的安排

消費是芝諾放生的烏龜,七折是神節日限定的救贖
10
神若再重臨世間,人的面孔仍是陌生

寿与诗

秀实

很多亊物现在我已经不甚理解
譬如寿。寿也有其终点,而我希望看到
八十三年后在北纬三十七度上空掠过的一场流星雨
那时我在一个古老的城市,那里都是战火的痕跡
天台的风很紧,她把一条驼羊囲巾搭在我肩上

又譬如缠绕我一生的诗。它等同于语言吗
或者说是独特而活著的稀有物种,而非养殖之物
我不间断地书写,较之案头的一场灯火更为持久
寿终正寢与油尽灯枯,那个词更为贴合
未来的结局。或有人说那是相同的
抬头时,我便看到這个伪诗人身后的万物

冬至

小害

天際以外的浮雲
結實得過份
是您又無故張開巨網
彷彿是神明在言說,過往的
一種恆常濕度
我晾了許久的衣
仍然未乾
牢牢捂蓋雙耳
好讓夏日的香氣再從腦海
滿溢
--然而

我能辨識的,只有葉脈間
那些偏愫的秋霜
葉尖的晨露早就被雨漬偷走
或,簡潔地說
我是個瞎子
看不透您,看不透海中
層層遞延的薄冰;冰點
以下的餘光
也許再照不見春寒
若一根魁木能為難言的
氣候代筆
一宿之後,年,會復年
日,會如日

千世之情

蔡文涵

就是一股恆久的傻勁
就是一種出色的堅毅
千錘出悠久的經歷
百鍊出黃金的時代
這時候,我要伸手摘星
你凝望著我,那深情勉勵
我躍躍欲飛,雙手擁你入懷
穿過星塵,跨過月光
我依然念著你的嫣然
那小小的酒渦
那婀娜的風姿
你酣睡的時候
是最美的

你就像海一般深邃寬廣
我被你溫婉的水包圍
優雅靜謐,一股淺淡的節奏
沁人心脾,已經上千年
我是一塊卑微的珊瑚
在海藏中起舞
你在水中跟我和唱,來個大合奏
宮商角徵羽,在四面八方交織
陣陣音韻冉冉上升,化成天籟

時光,迅疾得教人難以捉摸
你的深情震撼所有山川,恨不得與你相見
一訴相思
就是一股恆久的傻勁,如絲般長韌
竟然連綿不斷
我向月老打賭我們的深情
可接上一千輩子

黑手

句芒

我聽到電鑽的聲響
在我的骨頭處打窿
為什麼我神經末梢
沒絲毫的感覺
難道我的靈魂出竅
飛離了我的軀壳?

孤魂站在街頭一角
來來去去的過路人
他們,像受電子操控的木偶
淡漠的神態
冰冷的表情
年長的狡猾
年青的暴戾
孩子沒童真
啊!是否隻無形的黑手
把他們牽扯愚弄?
我願掀起那張帷幕
掄起尖銳的匕首
把那躲藏者 砸掉!

咒語

楊雅如

散落一地玩具
……餅乾屑屑
昨晚我是乏了

軟軟的小肚臍們還在緩緩起伏
憨睡著一臉
一臉無辜
腳趾頭排排站好
圓圓糯米團子似的
噢——
小小拳頭也張開了

揉揉睏乏的眼
心中小爐火又一點
一點燃起
劈里啪啦
烤蘋果香香
暖暖呦 甜甜的

莫非
我被下咒了
上帝說:
你是媽媽呀

為一株未種的花哀悼-送M

子言

M
為了記念妳,
我來到曾經夢想過裁種妳的地方哀悼。
比起黛玉的悲慟,
我的悲傷顯得太淺。
人家的花期待結果,落地的痛
葉知道。
當最燦爛的瞬間褪剩枯黃,
葉子為了什麼保持翠綠?
是為了保持原狀,裝着什麼也沒有發生;
還是鐵了心腸,不願人知道
哀傷累積,不論有葉子還是沒有葉子的
都可以在秋天落一場
分不清誰和誰,沒了痕跡就沒了傷痛的
雨–現在還是九月
外面的花草正茂,落地的痛
地知道。
千手千象的花海裏
芸芸中栽種出獨一模樣,
雖然在別人眼中都屬雷同
只有你心知道那一節被誰折過
那一瓣敏感的受過傷,埋在裏面;
而我,我這一株可憐的花
竟然沒有自己的形狀。
在某一個夜裏我把妳夢過,
就把那當成你無上的嬌容;
再從比現實更現實的,
等待千萬遍你還沒有出現的夢土裏,拔一把
種妳的土,那一種痛
心中的根知道。
可憐,可憐妳
還沒有生根就經已謝了
所以沒有人知道。
知道又怎樣呢?
我該說什麼好呢?

唯有說想像中我們相遇無份
沒有種過的花也會落下是最淒美的。

天堂與地獄

勞國安

   電視螢幕被劃分成四個方格,擠在狹小的管理處裏的大廈管理員陳伯正瞇著眼凝視著閉路電視拍到的畫面,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右下角的畫面上。這裏顯示著大廈後門的情況,當「那些女人」搖曳生姿地走過時,陳伯的心跳突然加快。

   這幢大廈位於全城最貧困的區域,附近龍蛇混雜,遊戲機中心、馬會、酒吧、網吧、卡拉OK和桑拿浴室近在咫尺。陳伯知道某些舊樓裏有很多「一樓一鳳」,最近這些妓女更搬到大廈後面的巷子做生意。

  陳伯視這條後巷為捷徑,上班下班時都會使用它。最近他發現有不少男人在那裏留連,出入那些非法僭建在後巷的低矮平房。某次他見到屋內的女人向過路的人拋媚眼和招手,那時他已意會到她們的身份,自此特別留意後巷的動靜。

  每逢星期日,這一帶就會熱鬧起來。市民圍聚在馬會投注賽馬、青少年稠集在遊戲機中心、卡拉OK和網吧排遣時光,這天鄰近茶餐廳的生意變得興旺,光顧「那些女人」的人也多了。

  在這些平房旁邊,有一條長長的樓梯,樓梯直達小山崗上的教堂。星期日信徒來做崇拜,教堂前泊滿汽車,懂中文的西方傳教士拉著途人不停說教。他們在山上唱聖詩歌頌神,宣揚博愛的信息。山下的人卻在囂鬧狂歡,迷失在感官的世界。兩個場景溶接起來時就像文藝復興時期有關天堂與地獄的壁畫,天使在信眾的頭頂飛旋,魔鬼則在慾望的奴隸的身邊耳語……

  陳伯喪偶多年,子女亦搬走了。好友退休後成為家庭負擔,被兒子和媳婦欺凌,因而患上抑鬱症,最後自殺身亡。陳伯所愛的人相繼離去,對他造成很大打擊,令他變得愈來愈孤僻。現在他孤零零地生活,放假時困在家裏看電視,成了一名「隱蔽老人」。

  自從那群女人出現後,陳伯坐立不安。監察後巷成為唯一娛樂,他的眼睛總是不由自主落在那格畫面上。他無心工作,收管理費時頻頻出錯,處理住戶投訴時敷衍了事,更讓放貸人士潛進大廈派發傳單。若不是另一位管理員替他收拾爛攤子,他可能早已被解僱。

  某日巡樓時他在垃圾桶裏發現幾本色情刊物。他好奇地拿來翻看,愈看愈入迷。他撣去雜誌上的灰塵,把它們藏在大衣裏,偷偷帶回管理處。他把雜誌放在報紙下,趁四周沒有人時翻了又翻。這天每逢見到年輕的女住客經過時他的慾望便被燃起,他幻想她們一絲不掛站在他的面前……

  翌日中午,他走到對面茶餐廳吃午飯。付款時他意外地觸摸到老闆娘的手,那刻他感到血脈沸騰!

  他一向喜歡她。雖然生了兩個小孩,但她仍然保養得宜,不但身材沒有走樣,臉蛋還流露著少女的嫵媚和嬌嫩。可能因為這個原因,這間茶餐廳特別受男顧客歡迎。

  下班時陳伯在港鐵車廂內再遇上老闆娘,那時他站在她的身後。車廂很擁擠,乘客摩肩接踵,在顛簸的列車上二人難免推搡和挨碰,陳伯整個人又火熱起來。他緊緊地盯著老闆娘的臀部,真想一手捏下去,若不是突然想起那張張貼在月台上的海報(海報上寫著「猥褻侵犯勿啞忍,挺身舉報非禮案」),他早已將想法化為行動……

  「我本來住喺廣州,個仔話呢排報紙成日講生果金有離境限制,可能攞唔到啲錢,叫我返嚟住吓先……」「係呀,啲政策真係好麻煩,香港又冇全民退休保障……」「我哋為社會貢獻咗咁多,老咗政府又唔理我哋……」

  兩名長者坐在公園的長椅上閒聊。這時兩名濃妝艷抹的女子走近他們,並搭訕起來。他們有說有笑,好像偶遇的朋友,談了一會後他們便一同離開。

  陳伯倚在欄杆上抽煙,目睹這一幕集引誘、調情、游說、議價、上釣和交易的戲。他覺得這些女人雖然是為了錢才與他們上床,但片刻的相聚的確能為這些被社會遺忘的老者帶來一點慰藉和歡愉。

  陳伯把煙捺熄,邁步離開公園。欄杆的另一端站著一名女子,她穿著黑色短裙,長髮遮住半邊臉,表情有點倨傲。陳伯知道她和那兩個女人是一夥的,但她並沒有明目張膽去招攬生意,她只是靜靜地站著,等待獵物落網。陳伯盡情打量她,雙目貪婪地在她身上掃視。與她擦身而過時女人突然偎靠過來,向他遞上一張寫有電話號碼的紙條!

  陳伯回到管理處,手裏仍然握住那張紙條,他想起多年前在地盤兼職的事。那時有幾名「地盤佬」相約他下班後一同去「撳鐘仔」。因為顧及妻子和兒女,他想也不想便拒絕了他們的邀請。現在他遇上同樣的誘惑,分別在於他已經再沒有任何顧忌。他猶豫了一會後,拿起電話,輸入那組電話號碼。

  下午六時二十五分三十七秒,陳伯戴著漁夫帽(以免被住客認出)出現在電視螢幕右下角的畫面裏。他垂下頭,急步走進後巷。

  女人吩咐他在後巷等候。

  僭建在後巷的平房有七、八間,這些平房的門窗全緊閉,玻璃窗上貼上黑色膠紙,完全看不到裏面的情況,室內不時傳出男人和女人的呻吟聲。附近的渠道被建築廢料、汽水罐、膠袋、使用過的避孕套和衛生巾堵塞,污水湧了出來,形成一個個水窪,彌漫著陣陣腥臭。在一副佈滿鐵鏽的電單車支架旁躺著一名失去意識的癮君子,一頭流浪狗正舔著他身旁的嘔吐物……

  這時冷風砭骨,陳伯瑟縮在轉角處。小山崗上的教堂不知舉行甚麼活動,孩童在嬉戲和歡笑,教徒在唱歌:「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許多危險,試煉網羅,我已安然經過……。」在明淨熾亮的燈光映照下,建築物上的十架顯得非常莊嚴和聖潔。

  其中一所平房的門突然打開,走出一名臼頭深目,形貌猥瑣的醜漢。這人獸頭人身,目光陰冷,叫人渾身不自在。他在門前吐出一口濃痰,之後便消失在幽暗的後巷中。

  室內的女人向陳伯揮手,陳伯彎身進入明晃晃的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