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宿

句芒

冷血的屠夫無情地把
我撻在黏稠污垢的砧板上
兇手把我的頭顱向上擺正
他掄起那柄鋒利的刀子
唾液吐在雙手裡摩擦
把手掌掬水
抹在我的頭売上
在我前額切割了數片的表皮後
利刃就在那露出白晢肉處砍落
鮮血如噴泉般湧出
灑落在屠夫的身上
濺瀉在那濕滑地下
圍觀者立即喝釆
我的頭顱登時與身軀分離
帶血的頭顱被放在攤上當眼的地方
血還在流淌著
我的嘴唇上下翕動
作了最後垂死的控訴
屠夫再掄起那張大刀
把我身體一片片切割分離
一塊塊丟在攤上的盆子裡
圍觀者即時拋下數枚的銅錢
把我支離破碎身軀逐塊拿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