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帽山上的浮雲

陳德錦

認定這條小徑上山,
很多記得與不記得的草坪和岩石,
很多聽到或聽不到的泉水的嗚咽,
都無阻於一次重新的出發,
像黃牛忘掉曾經俯臥的濃蔭,
為追尋嫰綠而走入隱蔽;
這樣的高度不用再高蹈,
不必再把連綿的山勢
看作自我歲月的層積,
西邊的城和南面的海
都不是冀望能逃脫的紅塵;
惟一可以肯定是更接近移動的雲,
彷彿伸手可及卻又不可碰觸,
當它撒開灰網,網住了白日,
不管站在什麼地方都會帶來
一陣寒風,凜凜刺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