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圖:雲南之一

哲一

一、貴陽往昆明火車,軟臥上讀辛波斯卡詩集後

遠行。向叢生的荊棘道歉
卻毫無必要。
念及讀的第一部書,
連最後帶走的那一塊字也不可拋棄;
而對於拖欠已久的那支玫瑰、
康乃馨和小百合,再妥帖的花語
都賠罪不起。
但願理解,一張臉如初慘白,
螫飽吸盡的旗子如常跋扈飛揚;
一定是無法拽下或蒙蔽了,
但可篤信,看遍塵封的地籍,
總會迴流而來,這麼一點的血色。

二、西山

開始理解索道凌空的恐懼;
開始理解越擁堵的龍門,走得容易
越是一條下坡的路。
不像那群候鳥、天賦翅膀的,
就遑論長出羽翼;
不要忘記,哪怕蹉跎跌跤,
巔峰上的棕樹仍可攙扶,
且撩動湖的坦蕩
湧現下個值得攀援的海拔。

三、滇池海鷗

回溯一生長征的過程,
海鷗在意的
達渡了,便不再留神風向;
還是高舉的麵包片
足夠衡量牠的厚薄。

四、昆明動物園猴子

倒懸還是攀附的鐵索怎樣看來,
均不是度脫的橋樑;
佔據一個廢棄輪胎篤信
尚有轉圜,也好;
閤眼打坐以眉鬢花白,
代替失約的飛霜,也罷;
數數一再傾軋的利爪便猜著
玩偶山莊的規矩,生來就諳曉了。
高壓的電圍欄終究招惹不起;
也不用鐵幕的,天大的
玻璃箱早讓世相透明。
夥伴們,閉幕之前
可要找回自己的處境 ……

五、九鄉岩洞長梯

當機便要低頭。那些鐘乳石
隨心覬覦,且會嚙碎挨近的誘餌;
錐,不可再生,就容易把持
成全一切挫傷的來由。
只得越上越險的梯道,
駐足,不見得安身的臺階。
湍流原需急進促使退縮;
回身而去,原需果敢的一步。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