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

楊冰峰

— 補視網膜手術後十年,眼睛的陰影開始如暴雨欲來的天空。

陽光消逝後黑暗迅速掩至,
你瞳孔仍殘留着夏日的印象,
如呼吸的舒張,
你,
一尾魚努力學習在乾涸的泥坑裡,
掙扎或掙脫腹部的鱗片,
思念河水,
思念悠悠的河水,
在天空織成一張浩瀚的網。
荷馬,
在特洛依城下吟唱,
俄底修斯二十年後回到機智、
忠貞的歐魯克蕾婭身邊;
彌爾頓遊走在失樂與復樂園間,
此時,
大利拉剃掉參孫的長夢,
非利士人讓仇恨歸於黑暗。
你,
伸長脖子,
逆流而上,
追尋光源,
徒手摸索黑暗中的刀鋒。

2008/4/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