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刺

小害

清晨時如
一杯預設的涼水
被昨夜偷偷喝光了
又偷偷,斟滿回來
你慣性起床
趁水量未溢出悲傷的邊線
有一堆鉛造的藥等待
用沉默服下
僅抵住時間的鴆毒

但時間,疲於皺摺
不斷捋走
被窩所剩餘的溫暖
似填平輾轉側身的位置
垂擺,下塌的天空
你不是有意彌留
無意識之間
彷彿每條血管也在找尋出路
一、二和三;和四
咯咯作響
都是增生的贅骨

你知道,有白色的大樹
在晝夜生長
像雨淅瀝淅瀝
串串釘住街上滑過的倒影
然後拒絕
縫合身後人群
戳破,是種刺痛的意外
它利害之處
是沒有額外補充
只讓你轉身;再三的轉身
可是今天有雨如錐
惟恐明日的,一場葉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