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碎的自由

水盈

音符七零八落,
浮游無色中
卻無意化身蜉蝣。

當初牠們決意
不棲身五線譜僭建層,
繼續浮浮游游……

盼自由,
又立不下決心當蜉蝣去 ——
音符太嫌昆蟲身;
想想零落也別緻。

不想活在不定裡,
喊自由的
又是牠們自己。

蜉蝣一夜老,
一曲四分鐘,
誰是誰的旁白?
誰是誰的配樂?

音符飄飄,
給小鳥一叼,
鳥即墮地身亡,因吃下
休止符。

鳥亡,大自在已死。
鳥兒仍未唱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