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光的宿命

陳德錦

我看見太陽,這醒來的巨鯨在海面翻騰後
依着遠山游弋到高天,搖撥一闋春日的前奏。
我看見從城裡來的野餐者舉着葡萄酒杯,
由曬場的白鍵走到屋背的黑鍵,
在一片涼快的陰影上打開白色的鋪蓋。

去年麥子的氣息殘留於穀倉裡。
我倚門而立,陽光鋒利的小刀子
把頭上的灰髮一一折斷成白髮,
像地平線,折斷一個農夫對土地的凝視:
他每夜看星,卻忘記了
這騰挪得像大魚的星體才是宿命:
黃昏時擱下了一排空虛的房舍,
讓風穿過,讓椋鳥追逐穿過山野,
一束雪花蓮擠掉最後一顆碎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