閩域「八十後」詩人專輯:劉錦華

劉錦華

編者按:感謝《海峽詩人》提供詩稿

《赶路》

羊群长大的那个冬天
雪比任何季节都像花朵
我和我的爱人在赶路
赶在死亡之前,把羊群
装进花朵

天很快黑了。我的爱人不开口
我们还在赶路,羊群像大地一样饥饿了

羊群死亡的那个冬天
我和我的爱人一直在雪里坐着,像
羊角上的,两个花朵

《比一切美丽》

平静的大河上 落日美丽
风是一首长眠的诗
从上古至今地 只盲目在自己吹灭的风光里
享有丰收的大地还留着最后的麦酒
待我死亡后斟给我大饮的麦酒

我是落日里那片茫茫的红光
流着血问光明要一个杯盏
从山头到山脚 渐渐埋下的太阳是我的影
我要这样躺下了 说着——

这盲目的风啊 你是斟我麦酒的死亡的手
我的血液已归还太阳
这大饮麦酒的魂
是大地不忍拥抱的儿女
却比一切美丽

《故乡之夜》

我的手掌被月光一片片剐破
我向西走去 走进小小房楼里
一盏灯黄熟了 又因黄熟摇晃了
我的父亲说 树的黑影围住了灯
我的母亲说 更远处有山蛮野的黑影围住了树
他们不知道

我还在灯里
是一颗只有饮泪燃烧才能温暖的

《南方》

我摘下蓝色星辰 摘来一篮的
蓝色的梦与芬芳
春天 雨水 还有你院中松软的土地
以及满藤的缕红草

我把蓝色给你 这些不属言语的星子
只有夜里才能靠近你的梦境
你和我谈起冬天已远的寒潮
我向你问起初春的爱情
是否怀有牵牛花淡紫的味道

手上 一条透明的河有些发白地流过
我们都看见一只飘行河上的红蜻蜓
以及河岸边几块湿润的裸石 如星

《她是谁》

我曾听过一阵月光一样的哭泣
像拂过河边草地的风声
会在湖的幽蓝里,映出自己一颗像月光的心
又在木棉迎来的叶臂里
拥享了海的怀抱和浪洁白的热情

我曾在月光下的手影里
听过一只蝴蝶安乐的歌曲
在那些蓝色的远方
一切的忧伤将掩映成比月光更遥久的蓝星
而那些我爱过的光阴
像蝴蝶翅羽上的自然的律令
会在时间的造影里,比月光
更透明

作者簡介:刘锦华,女,笔名刘刘,泉州人,生于1986年。作品散见《福建文学》、《诗选刊》、《诗歌月刊》、《泉州文学》、《原州》、《散文诗》、《海峡诗人》、《散文诗世界》、《中西诗歌》等刊物,入选《2012中国最佳诗歌》、《80后年度最佳诗歌》(2012年)等选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