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情人

綺軒

初雪落在乾淨的夜,她的髮
還飄著杏桃的甜味
冬語在唇間,化成ㄧ片雪

還有堆積的季節嗎
一個可以揮霍,裁剪的冬存
埋覆窗格的深淺指引明日
沈默的溫度

夜光透裂了,她的憂傷
自眼眸飛奔起來
在踢躂子夜尋找失落密碼
旋轉又靜默

還有盛裝碎裂的季節嗎
奮力烘燒跳躍成瑰麗花朵
落舞,束不成束
瑕疵或完整的融化,是
瘋狂的天梯

自此
終於願意失去二分之一
就像春天願意失去雪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