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涉時才想起

小害

不能再夢妳
因海已平靜;因那些
可掬的笑容在雨水
濺起,而被妳定格的時候
就豁然老去
書桌上的日曆和翻開的字典
是良好佐證
那時的筆劃尚未有想念
或遺忘這段字句
錯了的,是別字卻信而為
短暫地沁入眩光
妳該清楚知道
押當的記憶;泛黃
都以更漫長的時間償還
於是,一張白紙
夢見我歸來
撕碎,再三的撕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