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死了

楊冰峰

我不知他何時死去,
只知他不再回來。
曾幾何時,
我相信有天他會回來,
他會一身光彩地回來,
但生活越久,
就越相信人是不光彩的,
詩人絕不例外。
他們生來就不光彩,
也非璞玉。
生活改變一切,
像少女與少婦的愛情觀,
截然不同。
這些我都清楚,
日出而作,
日入不得安酣,
每天一點一滴地死去,
像個破瓶子,
詩人就是那個破瓶子,
相信靈魂,
招搖過市卻不需要靈魂,
身體懂的比我們說的好。
死相醜陋,
慢慢地氣絕,
像一個用肚皮玩雜耍的人,
我以為他會回來,
像一個鬼魂一樣回來。
但直到今天,
他都沒有回來,
像人們嘴邊的德行,
魂飛魄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