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圖冊--給深水埗(節錄)

小害

徙置大厦

「救人一命勝造七级浮屠」
徙置區的大厦
所以是七層;七層以外
或許是天堂

「工」
字型的設計猶如每戶身份
在兩旁樓宇凹陷位置
晾曬,撿拾回來的麵包皮
間中有神父分派禮物

階級是
每日上落程序
用腳行走的日子
隨電梯出現而改變
也改變了天堂的最低點
爬樓梯成為慢活的生活態度
階梯的本義根本讓貧窮跨不上去

欽州街

一年四季把電風扇調至最大
成年人說妳是迷宮;我說
我是個捉迷藏高手
潮濕空氣,永遠是妳
最大敵人
每況愈下的人情味
像一卷卷布匹壓滿妳
狹窄的阡陌

縫補衣服
有時縫補了整個時代的生活
有些細碎終裁剪成束身
的衣料。一幅一幅收緊
對齊的紙口接不上糊口的樣式
紐扣扣了又解;解了又鬆
最後遊人只想起
嗅過妳發霉的味道
剪刀鏗鏘的開闔已映不出
亮光

注:「本文為第十屆香港文學節『當我想起你』徵文比賽公開組季軍作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