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莓之夜

川伝传

她像候鸟一样在小酒馆
等待他的到来
Rodriguez的歌声已近尾声
高脚凳上她交叉着双腿
这个坐在
枝桠上的女人,衣服下
藏着奔腾的情欲
我在吧台内调着酒
一些木头
隔开我们,仿佛某种象征
标示了各自的身份
她沉醉在酒里,或者往事里
时而扬起的嘴角像光芒照亮她的脸庞
时钟接近十点,她突然
不安起来,她哆嗦着双手
往袋子里翻找着什么
然后又望向门口,急促地
喝干第三杯杰克丹尼
而玻璃门外
只有巨大的铅
她潮湿的发梢
为细雨绵绵的春天做好了准备
“当年,你做客姑苏城
我和你,在桃花树下饮酒
你借醉摸着我的脸,说:
如果你有一个妹妹
我一定娶她为妻”①
然而,午夜两点,门外
空空如也依旧躺着
冰冷的金属,而她的脸颊
火焰在逐渐熄灭
她要了最后一杯酒,而酒精
已使她的眼神迷离
我为她点燃香烟,她把烟圈
缓缓吹向那位纠缠她的陌生人

注:为王家卫电影《东邪西毒》里面的台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