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的入口--給:文森·威廉·梵谷

小害

對不起
你所想的世界繪不成象
只不過命題與命題之間框起
的粗線,奈何你
一筆筆髹在那些叫賣不去的
生活,耗費幾個零錢
是憂愁,連點滴也接不上的弧線
還是銳利磨得更鈍更鈍
趁一些斑駁仍能飄泊
肆意在夜空演成你的夜晚
慢慢堆疊,慢慢山巒
漫漫曲折如湖水
在幾個人眼中,快要抽斷的菸

是什麼能迎向眾多觸感裡
更多不能表白的細節
你耳窩裡頭總有人擅自叫喊生命
不得不說,只不過
所指與能指之間所拭去的疏離
你為什麼仍堅持去探聽
一個人低頭時的聲音
那麼清晰、嘹亮,那般繁衍的迷宮
難道還不明白,或不用明白
琥珀已壓住你乾癟的
指頭,所以永遠只可仰望你
每一扇窗外的眼睛,及
短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