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修道婦

雨中陽光

你臉上,手上佈滿坑紋,
像一顆老松樹樹皮,快要剝落。
年月已被蒸發,乾旱多年,泥土在龜裂,
塵封你成一座破落的古廟。
你容顏,表情厚積燒完一世紀的香灰,
大霧封鎖,再看不見隔岸的風景。
而眼神,像已脫落了軌道的夕陽,
明天,不復升起。

頭上挽一個修道髻,
肩上擔挑兩袋重物,像老烏龜踱過廣場。
原本人來熙往的偌大廣場,剎那間孤寂,
便聽見時間破裂的碎聲,風聲停止了吹口哨,
你從碎裂鐘錶爬出,緩慢地 一步 一步
身上承擔百年時間的重量, 也 一步 一步
步伐仍然無聲,像沒有人知道,你有沒有兒孫,以及為何
挽一個修道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