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特

角角

你不預期
但誤入歧途的午夜敲進
風穿透,我們空洞得
不知所措
「時光在白晝渡陰影的河
深邃無聲」
惟有,把漆黑拴牢
才不至懼怕;像我們

不善於對現實妥協的人
此刻,才意識回家
漱洗一天的黯淡
胡亂拭乾了
全部冷漠;或者,溫柔

「直到乾燥
直到,你伸手去拿」
把神經質的外套摺疊放好
告別,你穿上睡服
便一併消散
晝夜、懊惱和你的美麗

並肩睡去,我們交換
怯寒的手臂
總以為醒來仍能緊握的
命運;只是允許相擁在昨日
夜徒留夢裡
冒充餘生喘息和顫慄
明日已成打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