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飯—致:妻子

雨中陽光

流過耕牛犂土的蹄印,春天的水,
嫩綠的秧苗,田螺和小魚,
把一片過去只和風對話的田野,
使他的土壤變得肥沃和寬厚。
無論高温、多濕、短日照的環境,
水稻平靜地生長,直到
黃金飽滿,直到時間,
垂下成熟的兼卑;
沉甸甸的果實,
脫殼粗糠後
一顆顆豐盈安穩的米粒,
便常滿在米缸。

任何食物,
薄餅、牛扒、刺生、漢堡、香腸、鵝肝、面條、意大利粉,
吃多了就會厭膩,
唯獨一碗白米飯,
綿白、軟熟、香噴噴透著熱蒸氣,
總在餐桌最靠近自己,
配清蒸排骨、鮮魚或炒菜,
軟軟的、綿綿的、能咬嚼而不韌,
綿粘而不滯,甘醇而不顯,
不搶奪餸的清觧,也不被餸的美味所掩蓋,
一口餸一口飯,一條青菜一口白飯,
見碗底時胃口剛好滿足,
放下筷子時暖意總流通全身。

*** *** ***

在多年以後,
我才逐漸發現,
你如一顆顆米粒,
充盈著風雨、陽光、泥土和勤勞的力量,
填滿我生存的迷惘和不安,
如一碗碗香噴噴的白米飯,
靠近我并且以你的暖意流遍我的生活。

2016.02.13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