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晢的罪

小害

我們之間沒有罪名,只愛把罪行重覆
他說話的聲線仍如此低沉
好像沒有受傷的餘地,讓日落再落一次
讓月亮惹起白晢的霜

且把朔望分開,像畫上一道憂悒的界線
狼嗥跟死寂,誰與誰會吼得更響
我把荊棘放下
他的說話仍如此低沉
我無法辨別途中走失的,或遠去的
是個無辜,但清醒的街童

或許我早已料到,他的語氣和審判無異
就像冷白沾染斑駁的血跡
我的聲音低落,近乎一群野鳥在頭上盤桓
我知道我們之間日後將會無罪
除卻誕生時,那清白的身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