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

银鼠

一九八一年,六月十五日的房间
仍是井然有序的和谐
沙发,茶杯,咬过的苹果

她随手翻看的那本书
与分离的封面
一同掉落在地板上
除了几只歪倒的拖鞋
甚至连猫都眯着双眼
站立在阳光里

一切安然无恙
只是你已离开,永不复返
我没有去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