燭照

小害

軀殼脫掉軀殼
褪去的皮囊
塞進晝夜的雜物箱裡
再老的鎖,也牢不住已碎的
鑰匙;輕敲著,叩門的環
叩問著,什麼是永遠
然後更換你季節的被單,你
擺渡的覆水
靜靜溫吞,順遂肩膀逆向
才挽住掙扎的姿態
曾被馴化的幽靈今已透門而過
漸失去重量的你,跌宕中
減免受傷的疤痕
以一株暈開的枯影起誓
如一只塵蟎在你酣睡中送吻
愉快時,舔著別人唾出的殘屑
失落時,啃噬時間,陷溺的枕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