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覓

小害

歸來時總帶一點
延緩的手勢
像陽台總有一撮
暗斜的地方
聚滿,久未散退的水痕

但你許久已沒脫下
身上唯一的襪子
像套住走過的山和水
除磨滅了,路途的意志
也磨滅了
似曾相識的熟人

但你;但依舊是你
迎接滿室的空洞
和鋼筋一樣的鑰匙
它扭緊黑夜
亦扭開玻璃窗外
隱約的曦微
似沒有囑咐的條子
在風鈴底下渾然盤旋
你問一個抽菸的人
有沒有從酒樽裡無聲跌落

是了,不需知更多了
不致匱乏的
是地板上粗淺的歧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