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小害

清晨的涼雨被露水沾濕
那是一場夢
一雙雙眼睛擱在窗檯
不反光玻璃上
有時候,遛達著靛藍的天空
有時候,揉碎不開長久的瀝青

我知道,群山往雲雨間退卻
田埂與阡陌婉延兩臂
每退一步
崩裂的面孔便逆流而上
幽徑如一雙合十的手
朦朧的指縫仍舊祈求不止

是一襲寂靜的等待
等待預兆的端倪

我想:
沒有誰在霧裡,懾住了傷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