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覺庵前隔河眺望鵝埠

秀實

那些嗜慾的飛蟲在我頭頂盤桓
並試圖停靠在我的肉身上
和著午間,在河邊,一蓋樹影下
我變的沉默無言而思想卻
如久被束縛的囚徒掙扎欲出
那是二零一四年春日,不期而遇

這個世界是如斯令人不愉快和不安
蟲豖與垃圾與自然,組合成一個世相
天下的賊呢,都關進囚房了嗎
背後柔和的音樂如誦經般流瀉
腳下的河靜靜隨風顫動,把鵝埠
推往一個極樂世界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