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花樹

小害

那,更需寒食的冷,埋下一枚琉璃
以後光跟倒影,都成了口糧
啃蝕,當初最鮮豔的血肉
吐出來,反芻回去
一條季節的尾巴,踽踽
拖曳到敗落的血脈

活會了樹麼?疑惑,仍懸於
眼眸;像蕊一般地鳥瞰
凋的瞬間絢爛如止水
每天,只一滴雨流在臉頰交割
要追討的跫音,借走了
躺臥軀幹上往前的思緒

何時:花也站成了樹
說開口時,風便蹣跚來依偎
一隻手,只伏在心內憩息
緩緩垂下;累倒
及至給歲月泛濫的膝蓋
輕聲一喚,遍野已是橘紅夏雪

不要再追問了,虛具原由的擁抱
沿頸項溢來冷意,僭越
從後崎嶇的山脊
雲霧,拒絕日光;歸途,無垠地袤遠
遺留初衷悄逝的種籽;似沒有剔透
似沒有帶走的,一個離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