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可夫斯基 – 升C小調夜曲

小害

為了失去平衡的夜鶚
你把翅膀緊緊貼近膝蓋往後輕壓
一直是下沉的胸臆
鎖骨逕自幽禁一對囚徒
好讓證明--
今夜,真的很冷

浸泡在海浪的天花板
掙脫一根被你
摒棄的羽毛。是目的,或是
陷入更深的牢籠
你右手握住所有降調
雅言,它們將在明日
再次昇起

如此,我不可跟你重疊於
一個謊話
黑,會是白;會是半片唇瓣
透露的臼齒。堅硬
我們曾披掛輕狂的甲冑
替代毛髮,替代悲傷接續了
那個瑟縮的世界

把窗門關好
仔細的關好,惟恐
不隨時日更迭的承諾跑掉
放任你奔走在梅比烏斯的階梯
不斷攀升,直至銜住
蛻了皮的蛇尾
稍息;延音乾燥如空氣
撞到冰面迸裂
我無止地將吊燈熄了又開
開了又熄
雙手如何努力只觸動你
事物的表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