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南

小害

風,本從無覓
借代人的意志襲來
由遠而近
由近及至不能回身
舖陳了的是揚揚沙土
但斷不了的浪
終始不斷;縱鱗光瀲灩
縱鴻鳥驚飛掠水
無疇的陡峭,經歷練
而成無涯;我倉皇
我短暫的軀殼
落款如頑石恬靜
在迴盪的煙濤聲裡
無有,與生死

恐不見得所謂之最
在極目處
已潰不成模樣
誰,會前去叩問
問道真相
問道虛空並達至永恆
何況眼波亦難免於淚絕
回眸處,晴空懺悔而日落
親愛的,有些夢
得醒,才叫夢
若醒在夢裡
看晚霞無可奈何地浮著
那;你我皆不是,你我
皆不如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