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陽殿記事

秀實

離開了所有的言說我遁逃到另一個城市
陽光逐漸隱沒黑夜降臨前我趕抵新昭陽殿
城陷前人們瘋狂地歌舞忘情地嘶叫
在聲色的包圍中我如一條剛蛻皮的蛇
沒有斑紋柔軟得沒有了記憶和感覺
曾經憂慮著的使命牽掛著的理念都
將在改朝換代的戰事中散迭
此刻喝著的酒仍舊散發著盛世時的醇香
在陌生眼眸的流動中尋找熟稔如舊的情緣
從此沒有所謂聚散也沒有所謂傷心
如浮塵子般僅守候這一個夜晚的永恆
潮熱的空間內我和潮熱的肢體相擁著
燥動過後生命踩著一路昏燈尋找寧靜的歸歇
恆常不變的星子仍綴掛在漆黑的夜空中
而輪迴是一隻早來的春燕歇睡在初冬的床頭
把亢奮的情緒抑壓在俯伏著的軀體內
一切都平靜了覆亡如一頭光滑的貓壓在我的身上
醒來時窗外是轉換了的朝代,我已沒有了故土
起動的心搏只僅僅是一個年號,象徵我的利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