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五月裡頭想入非非

小害

昨日,作了一兩個夢
夢與夢之間的距離
還清晰可見
一個在白晝;一個在夜晚

白天時,我夢見妳在我面前經過
黑夜中,我看到我在妳的夢裡行走

誕生

誕生後,妳便走了
所以妳每年歸來,都跟我話別

我忍住妳留下的那遍
憩息的孤土
一隻熾鳥會替代清晨
髹過婆娑中唯一的樹影

彌留

所發生與未發生的
未過去與過去的
都在妳想說的時候靠近窗旁
砌成兩種輪廓
在碰面時烙下了陰影

我沒有刻意為誰背書
妳是知道的
縱使知道我一直站在背後
攥著門栓

寂滅

我和妳對坐,並闔上眼
並不是假裝視而不見,而是
妳那橘色的布鞋
我不敢赤足而來

彼岸的花開了,我都不敢
讓我親自埋葬
時間能挖出鴻溝
但彼岸
何以,從不會擺渡

註:《楞嚴經》第九卷:「如存不存,若盡非盡,如是一類,名為非想非非想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