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實沒那麼多愁善感

靜謐

凝視 你在雨中遠去的背影
踏著河畔的蘆葦 被濕泥渲染的白布鞋
傘濺下的水花
淚水雖似流下臉頰
然而其實我分不清 那是否只是雨滴

鄰家的狗在深夜嚎叫
引來最空白的靜謐
雨聲也在那一刻停止
我說 春雨冷冷 引來的
也只有生活上的愁緒
像是發霉的衣服與襪子
濕透的地板 和訪客

並不會因為被窩裡少了你的溫暖
而想念你
撐傘走在我身旁擋雨的姿態
深夜呢喃的語調
在雨季間的晴空 曬被子的習慣
奔跑時握緊我的手

輝煌的日出也會被雨雲遮掩
所以我比較擅長面對現實
為了你 我可以忘記想找到魔戒
和 鳳凰羽毛與冬青木魔杖的夢想
我知道獨角獸不存在
衣櫥裡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入口 也不存在
為此
我幾乎可以忘記我的名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