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作劇

小害

顧城〈你在等海水嗎〉

你在等海水嗎 海水和沙子
你知道最後碎了的不是海水

你在等消息嗎 這消息
像一隻鳥要飛起來

你想去捉魚嗎

你在找漁獲嗎 膠袋和車胎
你知道最後碎了的是心不是別人

你在等消息嗎 這消息
像一個簡體字浮現出來

**************************************

顧城〈墓床〉

我知道永逝降臨
並不悲傷
松林中安放著我的願望
下邊有海
遠看像水池
一點點跟我著的是下午的陽光
人時已盡 人世很長
我在中間應當休息
走過的人說樹枝低了
走過的人說樹枝在長

辦公室

我知道工作來臨
永是傷悲
辦公室埋葬了我的願望
內有海灘
近看像比堅尼
一點點跟我著的是禿頭的老闆
工時無盡 但人世很長
我確曾間中偷懶
走過的人說要調整最低工資
走過的人說未見過最高工時

**************************************

顧城〈一代人〉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卻用它尋找光明

這代人

熒幕給予我有色的眼鏡
我卻用它釐清黑白

 

注:以顧城幾首名篇作改動,有〈你在等海水嗎〉、〈墓床〉和〈一代人〉

後記:在嶺南大學上新詩班,與同學們談到很多詩人,包括保羅策蘭,也包括顧城……原來我喜歡的幾位詩人,也因自殺而死了。

有人說,顧城私德、公德皆有虧,但無窒礙我對他的偏愛,我相信對他的評論、爭議將以傳聞、傳說般流傳下去,而我喜歡的始終是他的詩。

顧城的精選集常放在書桌,是我最常翻閱的一本詩集;整本書也泛黃了,受潮的頁面起了一個個霉斑--是時間所綻放的年輪之花--所以它變得很個人和獨特,像一個被毫無責任感的主人寵壞的孩子。但相對於刻蝕在紙片的文字,整本書仍算得上亮白。

顧城的詩很多時候都很陰沉,陰沉得如一顆黑曜石所散發的光澤,把人拉扯下去,拉扯下去,最後揭示的可能是自己隱藏的內心。

假如,這都是真的(純粹我個人意願),再掀開黑色的底層是否另一片刺眼的光明?

於是我瘋子一樣把幾首名篇改動了,把它帶到更荒謬的現世戲謔。對不起呢,顧城,我無心的;但我確實有意,因為我無法排除黑暗,卻只能把自我嘲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