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書

小害

就讓一切隱沒
像被釋放,被注定滂沱的四季
沒什麼可以阻撓
沒有什麼,更需要值得
格外倔強

就像沒有依約前來
總會被風,勸退的書頁
會喜愛,哪一章節的終局
還是,淡薄地
撕去原先早就羸弱的蜚語
營營役役
回首是重頭默念

句子
能拿起的;又像未醒來時已放下
每張紙屑,綻手般割痛
假如捏住一如草坪上
如常散聚的蒲公英
五光十色的世界
卻孕育不了
斑斕的
倒影

到底不能
還是琢磨不穿,生命披上它的甲冑
恰似或然,又必然相似的內容
宛如,時移般
一些銳利、一些錯誤的解讀
在天色龜裂之前
留下了最深刻的墨跡
遮掩軀殼,倒置埋葬心坎的墓誌銘
就像妳告訴我
我們沒有與生俱來
背對彼此一生的蒼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