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塵

綺軒

雨落蕉田,時已過未
那輕裝少年從濕漉裡走來
以觀音的微笑
折一剪梅

如何攬盡雨聲
將磅礡細細束入江河
如何吞吐世間微塵,像寒露
落入無盡

那捻花年少在盤座淡顏裡
走過浮華
行至申時,蕉樹
已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